重生之圈狼——林羽双竹

作者:甜梦文库 发布时间: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重生之圈狼》作者:林羽双竹

25岁,他双臂被炸断,眉心开花,靠在雨林的百年树身上死去,最后一眼里,是凌云和partners冷漠的眼神。

17岁,他重生在唐家,成为备受疼爱的幺子,用不再握刀拿枪的双手成就了娱乐圈词曲鬼才的金牌神话。

他以为重生后,一切从零开始,没仇可报,无恩可答,顾家于他和他于顾家的情分,上一世已经两清了。

只是,再为人,他仍旧改不了狼的独性。

当他看见自己上一世的墓碑,当他看见自己上一世的partners,当他看见自己上一世曾经丢掉的人命如此成长……

唐远才知道,两世做人,他得到了所有人的爱。

亲情、友情、爱情为他圈起一座最坚硬的城堡,他发誓,一辈子,他要匍匐在城堡的前面,守护这些给他无尽温暖的人。


扫文:只有一对CP且明确,HE。


内容标签:重生 高干 娱乐圈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远,顾炎 ┃ 配角:唐念,顾卫国,顾少景,凌云 ┃ 其它:白首不相离

☆、01 两世为人(一)

A市市立医院,302病房。
雪狼蓦地睁开眼,如一头矫捷的猎豹从病床上一跃而起,条件反射性地转手抽向后腰。手一空,他怔愣,冰冷的眸子有瞬间的失焦。
“狼崽,缺了手,你就是个废物。”前一秒,凌云还弯下腰,笑意盈盈地看着他,用枪托轻轻拍他撕裂空荡、血肉模糊的双肩,下一秒,便对着他的眉心利落扣动了扳机。
“死了?”因为这个身体在病床上睡了三天,他的声音略显嘶哑。
雪狼用大拇指按了按眉心,子弹瞬间穿入的尖锐痛感似乎仍有残存。他顿了顿,滑下手去摸脖颈,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呵……”他扯了下嘴角,抬头去看紧闭的病房门,想了想又把视线转移到自己的双手上。
触目所及,十指极为修长细嫩。
一双废手。
雪狼眸子里一闪而过的鄙夷,昭然若是。
他把双手举到眼前,眯起眼翻来覆去地打量,过了很久,唇角微微上扬,声音冷漠而疏远:“重生么?”
上一世,雪狼死得窝囊。
他不是不知道,老爷子派给他南非的任务明摆着就是让他往火坑里冲,多半是凶多吉少,有命进无命出。不过也无所谓,这条命本来就是老爷子给的,对雪狼来说,多活一天少活一天都没多大意思。
但他始终没有想到,也或者他早就想过却没预料到事情会来得这么直接这么快。自己不是在任务里被别人干掉而是被老爷子干掉,4岁到25岁,他的价值对顾家、对BOF局来说,就只有21年。
而且,他更没想到,当年悉心照看他长大的人竟然会是最后给他一枪的人。
雪狼神情莫测。
自己双臂炸断,眉心开花,的确死得惨烈。论起狠劲儿,他终于头一次承认,能活在“一楼”里的人真得都不比他弱。
死前,雪狼清楚记得,近十年的partners在搀着他进入埋伏地点时,那几双瞬间冰冷的眼神和那场毫不手软的对决。
扶住脖颈,雪狼偏过脑袋,木着一张脸扫看病房。
没死前,他习惯了独来独往,习惯了所有环境不论好坏,但是,他却唯独不习惯一双废手长在身上。
上一世,手可以说是他存在的所有意义和活着的全部证明。就像凌云说的,缺了手,他就是个废物。
雪狼半倚在病床上,扭头看窗外入秋的阳光,舒服地眯起了眼。
对上一世的自己,他没什么想法。
甚至是最后那场窝囊的死法,对雪狼来说,也没有造成多大的恨。
毕竟,顾家曾经给过他一条命和足够奢侈的生活,他没用了,对方当然也就有权利再把那条命给收回去,不管是用什么方式,他都没什么
床上,扭头看窗外入秋的阳光,舒服地眯起了眼。
对上一世的自己,他没什么想法。
甚至是最后那场窝囊的死法,对雪狼来说,也没有造成多大的恨。
毕竟,顾家曾经给过他一条命和足够奢侈的生活,他没用了,对方当然也就有权利再把那条命给收回去,不管是用什么方式,他都没什么好耿怀的。
况且,他本就是个无亲无故无所念想之人,出任务的几十年来手上也沾过几条硬命,早死一秒大概也算是件幸事。
雪狼微微仰头,黑发划过耳畔,他想抽根烟或者喝口烈酒。
像他这种人,居然重生了。
雪狼觉得很好笑,这意思,难道是老天看他死得惨,便想要让他再重新活一遍么?
习惯性地合拢双手四指,他面无表情地曲了曲左右大拇指,眸色晦暗不明:“你叫什么……”
“哦去!我亲爱的弟弟,你终于舍得睁开眼了啊!”病房门被一脚踹开。
唐念鼓着腮帮子,夸张地大叫着,一手握着手机,一手捏着个啃了两口的苹果,风驰电掣冲到病床前,几乎把整张脸都贴到了唐远脸上,贱兮兮地冲他挤眉弄眼:“小远,妈说你今天再不——哎哟哎哟!我的手!手!断了断了!要断——卧槽嗷——!”
一声狼嚎,唐念拿着苹果的左手就被卸了,干净利落。
缺了两口果肉的苹果,咕噜咕噜滚出去了好远。
顶着和唐念同样一张脸的雪狼,转手抄起旁边的水果刀,刀尖朝向手心,翻转刀刃,面无表情就往唐念的脖侧大动脉上划去。
唐念:“!!!”
水果刀贴上唐念脖颈时,倏然反光。
雪狼冷眼看着刀面上那张属于自己却完全陌生、年轻的脸和眼前这个小孩的五官完全重合,毫无波动的眸子里瞬间闪过一丝光亮,带着警惕的冰冷和锐利的杀气:“你是谁?”
“唐远你他妈烧坏脑子了吧?!”唐念龇牙咧嘴,眼瞅着自己脖颈见了红,浑身汗毛都恨不得拔着毛孔一起倒竖,他拖着被自个儿亲胞弟卸下来的左胳膊,抓狂大叫:“老子是你哥!卧槽!医生!医生啊!我弟怎么了?!”
“唐远?”雪狼动了动眉峰,沉默片刻后手一甩,水果刀打着凌厉的旋没入滚到墙角的苹果肉里,他盯着唐念那双微微斜挑的眼睛点了点头,似笑非笑,低声重复:“我叫唐远,你是我哥。”
唐念:“……”
成了狰狞的疤。
雪狼低头,慢慢攥紧双手,黑猫大概也死了吧……
仰头吁出口气,他翻身下床,拾起地上的水果刀,就着咬了口苹果。
雪狼靠在窗户边上往下看,一口一口地嚼着果肉:“这应该是五六年后的A市吧?”
遇到这种不合常理的事,他心里不能说没有波动,但缓过劲儿来,神情也就终于有所放松。
既然老天想要让他重新来一遍,那也许,他真的可以用这个崭新的身份重新在这世上走一遭,没有枪林弹雨,不接任何任务,不再做潜伏于暗中的独狼,只是简简单单地去过过正常人的生活。
没仇可报,无恩可答。
顾家于他和他于顾家的情分,上一世已经两清了。

☆、02 两世为人(二)

A大作为全国唯一一所重点音乐类本科大学,每年八月底九月初的新生入学都是A市一大奇观。
争奇斗艳的华贵名车、各具姿色的男孩女孩,搁在大部分路人眼里,唯有感叹青春年少最是人生美丽。
唐念一手拖着黑色拉杆箱,一手紧紧拽住只背了个包的唐远,回头压低声音叫道:“我告儿你唐远,我学校就在你们A大隔壁,平常没事别给我惹麻烦!尤其是!别他妈见了水果刀就抓起来刀人!你说你发个烧至于么?!九阴水果刀么?!三天无师自通啊!流弊!”
唐远:“……”
“瞧瞧瞧!又来了!别用这种无语又迷蒙的眼神看你亲哥成么?!”唐念简直有些气急败坏,转身使劲儿把脖子往他弟脸前凑了凑,斜着眼示意,道:“要看看这里!俩月了,你弄的疤还没消全乎呢!我就纳闷了,怎么感个冒还把人给感变了,女大十八变么……”
唐远顺势低头嗅了嗅,姿势暧昧,表情木然,眉眼间还带着一股让人恨得牙痒痒的淡定:“哦,哥你昨晚跟闪电睡觉了?全是狗味。”
唐念:“……”
其实,这两个多月,唐家诡异的生活模式曾经一度让唐远有些接受不能。
兴许是这头独惯了的狼,第一次见到那么热情的所谓亲人,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都不知道怎么去回应“爸”“妈”“哥”的小儿子控和弟控情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