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入灵异文之遇鬼——草堆岭

作者:甜梦文库 发布时间: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穿入灵异文之遇鬼》作者:草堆岭

文案
——穿入灵异文肿么破?!
发现他变成了一本灵异文的男主他弟后,段亦昭严肃地思考这个问题。
这个时候,他是应该抱男主的粗大腿,还是抱男主的小腿?
不,都不是!
段亦昭忍着掀桌的冲动,开始盘算着如何才能活下来,因为——
玛蛋这本书除了男主活下来外其他亲属都死!光!光!了!
不仅如此,连尸体和灵魂都被厉鬼操控,成为对付男主的武器。
每思及此,段亦昭内牛满面——真是穿过来,死都不能解脱的节奏!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恐怖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段亦昭,梁丘煜 ┃ 配角: ┃ 其它:穿书,灵异,1V1,HE


☆、第1章 楔子

第一话
这里有远近闻名的凶宅,只要一过下午五点,基本上没人敢靠近这里。但今天,太阳已近下山,朱红色的霞光衬得凶宅越来越诡异,却有越来越多人往这里赶来。
这很不寻常。
从他们稀奇古怪的穿着和与常人格格不入的气质可以知道,这些人都不是普通人。当然,来的也不一定是人。
因为,今天是段家开启家族禁地的日子。而这座远近闻名,引无数人一探究竟的凶宅,居然是段家的家族禁地。
为什么“奇人异士”们对它如此追捧?
传说里面有一本功法,可以让厉鬼修炼成实体,修炼到最高级,还能超脱轮回。这种逆天的功法,自然让世间的大鬼小鬼蠢蠢欲动,就连那些自诩正义的“奇人异士”,也是眼馋这部逆天的功法。
理论上说,厉鬼之所以存在,是因为执念、怨气。一旦执念或者怨气消失,厉鬼的力量就会下降,然后进入轮回。反过来说,若是存在执念、怨气,厉鬼就会对某样东西执着,这就不便于被人控制。所以,某些奇人异士对这部功法也非常眼热。
可惜,段家虽然没落得厉害,就剩下几个人,但它辉煌时设立的家族禁地也不是那么好破的,基本上是进去一批死一批。几批人进去之后,没有一个能活着出来,大家也就学乖了。
段家对禁地一直讳莫如深,任外界怎么打听都不透露一丝消息。可惜,段老爷子前些日子死了。然后,才渐渐传出一些风声——
原来,这破解的关键,居然是段老爷子那缺了一魂一魄的宝贝孙子段亦昭!难怪段老爷子捂得那么严实。
那么大的一个蛋糕,现在的段家是没有实力吃掉的。所以,他们选择对外发布消息,拉拢一些“盟友”,想着把功法买个好价钱也好。说不定,对方鹬蚌相争,他段家渔翁得利呢?
今天的主角,昔日衣着光鲜的段家公子狼狈地坐在土地上,一脸麻木,神情有些呆滞的。从那脏兮兮的衣服,起皮的唇角,苍白的脸色可以知道,他并没有受到很好的待遇。两个彪型大汉尽职地看守着他。
几个黑影垂涎地围在他周围,窃窃私语:
“这个就是那缺了一魂一魄的段家子?很美味的样子……”
“桀桀,好想占了他的躯体……”
“他那叔父也真能狠得下手,把他补好的一魂一魄又打散了。这世间修补魂魄本来就是逆天的,下次他可没那么好运啦……”
“都被当做祭品送进去了,你觉得谁还会帮他修补魂魄?桀桀,还不知道要落入谁的肚子呢……”
“……”
那两个大汉对这些黑影视而不见。他们只是段家的外围人员,没有开天眼,自然就看不到这些东西。只是身上的阳气对周围的鬼怪有一定震慑的作用,才被派遣到这里。
段亦昭呆呆地看着地上,像是一个物品,一点人气都没有。只是,眼中偶尔闪过一丝亮光,又很快消失。
他的叔父——不,现在已经是段家的族长了,向需要巴结的人拍了好一通的马屁,脸上笑眯眯的。眼光不经意一瞥,看到段亦昭那副痴傻的样子,脸上笑意淡了,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和快意。
哼,那老头再偏心这个野种又如何?死了之后还不就是一样落入他手中?可不要怪他狠心,谁让破解的关键就是需要缺了一魂一魄的段家血脉呢?为了荣华富贵,只好对不起了。
如果不是破解需要,段亦昭恐怕会第一时间被做成完全的白痴,当然,现在离白痴的距离也不是很远。
“呵呵,事成了之后,不如把他的躯体给我可好?灵魂残缺本来就轮回不了,不如给老夫补一下身子也好。”一个样貌枯槁的老头发出怪异的声音,看那怪异的气息,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人。
段族长当即道:“那当然没问题,只是我们刚刚商量的事情,您看……?”
老头对他的识相很满意:“相信我们会合作愉快。”
两人相视一笑。
……
很快就到了算好的时间。段族长早在段亦昭身上动了手脚,只是几个手势,就让段亦昭像个傀儡一样慢慢地从地上站起来,走到他身边。
他貌似亲切地拍拍段亦昭的肩膀,脸上是假到不能再假的笑容:“进去吧,你自然会知道要带什么东西出来。”
段亦昭自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在众人的注目下,关节僵硬一般地走向那座凶宅。他的手刚一触摸到大门。门上就诡异地出现了一个洞,把他吸进去。
段族长看着这一幕,心下有些不安。他迅速把最近的事情和计划梳理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遗漏,才微微松了口气。
对,一切都计算好了,没有什么能够脱离他的控制。
只是,当段亦昭完全进去的时候,他对段亦昭的控制也消失了,这才让他脸色微微一变。
老祖宗留下来的书上可没有提到这个……等等!
他忽然想到一件事情,这书原先是在段老爷子手上的,会不会是……那个老不死动了什么手脚?!
那么一想,真的是很有可能。那老不死一向是狡诈的。按照老不死的手段,就算是死了,段家的大权也不可能那么快就被他夺权。这一切,进展太顺利了。可惜他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一直没有想到这一点。
他心里惊愤交加,颤巍巍地看了看周围的人,都不是省油的灯,心想这下是不能善了了。害怕和愤怒交织在一起,他胸口急速抽动着,太阳穴鼓了鼓,口中居然喷出一口血!
“族长!!”恍惚中,有人向他冲了过来。
段亦昭觉得他生存在一个粘稠的世界里,不能动,不能思考,什么都不能做。对外界的感受也很模糊,模模糊糊的人影在晃动,看也看不清,模模糊糊的声音在嗡嗡嗡,却使劲听也听不清楚。
……他这是怎么了?段亦昭缓慢地思考着,十分十分缓慢。
忽然前方传来一道亮光,段亦昭觉得他身体可以动了,脑子可以思考了。
对,爷爷不幸去世了,他被叔父抓了起来,然后……
还没来得及想起更多,一些东西忽然出现在他脑海中,巨大的容量挤得他脑子生疼,完全不能思考。同时耳边飘来一个飘渺而悠长的声音,让他更加恍惚飘渺——
“归去罢,归去罢——”
什么……?段亦昭再次失去了意识。

☆、第一话

第一话
灰白的墙壁,有一部分已经脱落,秃秃的。天花板的位置,是砖瓦砌成的屋顶,灰得发黑。简陋的木制家具,已经老旧到外面的漆已经脱落。就连盖在他身上绣着红鸳鸯的被子,也隐隐散发出一股霉味。
这……这是哪里?
段亦昭整个人晕乎乎的。他艰难地眨了眨眼,脑子冒出一个疑问。
忽然一个淳朴稚气的脸出现在他上方。小孩惊讶地瞪大眼睛,下一刻尖细的声音响彻:“三婆三婆,哥哥醒啦!!”他一下子就跑得没影了。
小孩跑出去没多久。一个衣着朴素的中年妇女匆匆地推门进来,看见段亦昭,一把抱起他,嘴中欣喜道:“亦昭,我的亦昭,你总算是醒了!!”
“你是……谁?”段亦昭被她紧紧地抱着,差点喘不过气来。他艰难地推了推对方,然后发现了不对的地方——他的手,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小,那么细了?
中年妇女的身体一僵,好像比段亦昭更加吃惊。她双手按住段亦昭的肩膀,眼中满是喜色,声音颤抖地说道:“你……再说一句话给我听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