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犯上——影来

作者:甜梦文库 发布时间: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以下犯上》影来
文案:
学生年下攻 VS 贤良教师受

顾老师,男,28岁,工作中的行动派,生活上的保守主义者,拥有着规律而禁欲的人生。
做梦也没想到会爱上学生,并牵扯于利益关系之中无法抽身
尔后被误解惨遭抛弃……
还有比这更悲催的事吗?

刘远 x 顾珩(héng)
#其实我们都是自卑的孩子#
1V1 [大长文] 坚持HE不动摇!前期慢热,后期狗血,甜苏日常虐攻虐受商业利益统统来一遍(狂抽)

内容标签: 年下 都市情缘 破镜重圆 花季雨季
搜索关键字:主角:刘远,顾珩(héng) ┃ 配角:赵以铭 ┃ 其它:年下特供~





第1章 第一章
“顾老师——”
顾珩低着头踢开自行车的撑脚,摆正了车位,风哗啦啦地吹过头顶已经稀疏的树叶,好像听见有人在叫自己。
“我说,顾老师?”
“啊?”顾珩一个激灵,回过头。
“听说您要搬家了?恭喜恭喜啊。”小区里住了多年的秦阿姨挺着肚子走过来。
“是啊,谢谢您。”顾珩有些尴尬,面上却盈盈笑起来。
“这老房子我们住着合适,您还年轻,是该换个更像样点的,对了,前几天看你贴的招租,租出去了嘛?”
“租出去了,已经联系好了。”顾珩拍了拍电脑包上的灰,一边笑,一边心里却更焦灼。说罢客气地点了点头,提着包逃似的走了。
进了屋还有点冷,顾珩脱了大衣挂在门旁的衣钉上,搓了搓手打开热水仃,去厨房点着火热了点中午剩下的排骨汤。
从上个星期下决心要租掉这老屋子开始,总有人时不时来向他打听这件事,虽说是意料之中,但当祝福铺天盖地来临,顾珩的第一反应就是逃避。
香气扑面而来,不一会儿便咕噜噜泛起白沫,顾珩用长筷子捞出来,盛在骨瓷面碗里,浇上排骨汤,撒上芝麻和辣油,端到客厅一个人享用。
一碗面吃完,房间里也渐渐暖和起来了。
顾珩侧躺在沙发上,把手臂枕在头下。听着热水仃噼里啪拉的声响,抬起眼看着屋里。
温黄的墙纸,干净的地板,一尘不染的桌布,都是他苦心经营的结果,这个家里的一切都几年如一日的没有变,就像鱼缸里数不清多少次换上新的凤尾鱼,冰箱上一直没舍得摘那些磁贴……如今要把这些抛弃,没有人懂他下了多大的决心。
热水仃烧到足够的温度停了,窗外刮起了风,抖着树枝拍打着窗户,冷空气席卷这座城市,而屋子里却暖得让人起乏。
顾珩眯起眼睛犯困,听着静谧的空气中那一点细碎的声响,做了一个梦。
梦里,顾珩正睡在自家卧室的床上,朦胧中睁开眼,见到眼前有一个人,拿着一根细线,轻轻套在自己的手指上,正在量手指围。
昏暗的卧室里,只有台灯轻柔的光照映在那张年轻的侧脸上,他乌黑的发丝正垂在眼前,那副熟悉的轮廓在光影下晃动。
顾珩看得入迷,情不自禁的张口想叫他的名字,却发现怎么都发不出声音!
他急了,在心里把那两个字念了千万遍,可越念越叫不出口,像被紧紧扼住了喉咙!
那人却像听见了一般,抬起眼看自己。
只一眼,看得顾珩顿时心里一惊!起一身鸡皮疙瘩,什么都想起来了。
不是的……我们已经分开了,已经分开五年了。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那人背顶着光,身子往前倾了倾,眼睛像深潭里的黑石子,冰凉凉的,说出来的话让自己瞬间全身浸满凉汗。
“顾老师”
“我回来了。”
轰的一声!顾珩的梦一瞬间全错乱了!曾经的画面全都飞了出来,在眼前来回闪现着……
蒸汽朦胧的浴室,
下着大雨的夜,
那间布满尘埃的体育器材室,
那颗掉下来的网球,
那个深夜的面馆,互相碰着手指尖说出的话……
阵阵往事在梦里如同电影,一帧一帧跳着页,顾珩的大脑混乱成一片!手指紧紧抓住身下的沙发垫,脚胡乱动起来,
猛地一下,醒了。
窗外的风还在呼啸着,屋里静得能听到一下一下的心跳。
已经有好久没有梦到过他了,害怕的事情终于来了。
顾珩稳了稳呼吸,伸出双骨节分明的手,悬在空中,微微发着颤,挡住房顶暖黄的灯泡。
随后拿起手机认真打出一行字。
“房子不租了,抱歉。”
-----------
一月三号的J市,天气预报说有西北风,顾珩算了一下,今早骑车借着这股风应该能容易点,脚下蹬着不由得加快了速度。
正是冷的时候,他把家里最厚的一件短呢子外套翻出来了,羊毛格子围脖厚厚实实捂到鼻尖,只露出一双晶亮亮的,又被风吹到泛着泪的眼睛,就这么一直骑到了学校。
进校门前顾珩就瞅见了,今天学校里面来来往往的人比往常都多。他迟疑了下才想起来,N大一直有一个不成文的习俗,元旦后上课的第一天,毕业的校友要回校看望老师。
收发室的大爷也老早站出来看景儿了,见顾珩骑着车从远处来,赶忙进屋取出今天的报纸。这报纸顾珩订了六年,每天都到门卫室拿,两人相当有默契。
“顾老师,早啊!
“早!”顾珩下了车,一副神清气爽,笑盈盈地取下一圈圈缠绕密实的围脖,随手塞到自行车前的篮筐里。
“今天这学校都快不认识了。”
“每年这时候都这样,习惯了。”
“又有不少学生来看你喽,今天得忙了。”
“呵呵,我学生少。”顾珩用手敲齐了报纸的边儿,扬头微笑着望向操场,“能不能回来看我不重要,毕业了学生们都有自己的事要忙。”
“是这个理,您慢走。”
顾珩诶了一声,重新跨上车。
昨天熬夜重新编写了教案,进度还是要放慢一点,压力大啊,顾珩心想。
自己在大气那帮老师里算资历最浅的一个,争优评先没想过,也无心默默向上游,但是本职工作肯定要做到最好,至少要让上面的人挑不出毛病。
正思索着,一个没注意,从路口冲出来个人影。“啊”的一声把顾珩的思绪一下拉了回来。
顾珩赶紧刹住车,人也歪向一边,踉踉跄跄地从车里出来查看情况。
脑海里却突然浮现了一个画面。
“顾老师,您没事吧?”地上的人拍拍灰站起来,是自己班上一个学生。
“我没事,你疼不疼?摔破了么?”
“嗨,没事儿,肉厚着呢。”那学生一脸轻松,笑嘻嘻地摇摇手。
办公室空调温度很高,烘得顾珩头脑发晕,他伸手翻了几面桌上的小日历,又拿起一厚摞学生的卷子在桌上磕了磕,突然没了力气,就这么架着一摞卷子,把下巴搁在上面。
太像了,像得令人心悸。
第一次和那人见面,也是这种方式。就像往事重来了一遍。
“顾老师?”
“顾老师,想什么呢?喏,这是你们班的表格。”
“啊?好的。”顾珩回过神,放下卷子,抱歉地冲旁边的老师笑笑,随口道:“今天学校真热闹啊。”
“是啊,这每年的返校日越办越大了,刚听艺术楼陈主任说,把前几年毕业的那个,现在在H市的刘远都搞过来了。”
刘远。
顾珩心一揪,慌了。他来了?他怎么来了?就在这个学校里吗?
办公室的其他老师听到这个名字也来了精神,讨论起来,“诶,我老是听陈主任提他——他可是有好几年没回来过了,一毕业就去H市了吧?”
“是不是那个拿了雕塑全国奖,当时还在学校里展出过的那个孩子?”
“是他。后来投资画廊了?”
“画廊能赚几个钱,听说人家早就跟着家里干起来了,建材项目做得挺大,好像今年来要把我们学校老职工楼那片的墙体整个包了。”
“哟,那应该是有点关系吧,我记得他……”一个老师压低了声音,声若蚊蝇地讲着。
顾珩默默坐在电脑前,放在膝盖上的手越捏越紧,胸口也透不过气。他故意碰掉了笔,赶紧钻到办公桌底下。
时隔那么久,听到那个名字还是只敢躲起来,封闭自己。
不知道在办公桌下躲了多了多久,突然有脚步声传来,一下一下分明有力,回荡在空旷的走廊。身后的办公门被推开,吱呀一声。顾珩还没有反应过来,身后人说了三个字,他手中捡起的笔喀拉一声掉了。
“顾老师。”
嗡的一下!顾珩整个世界都安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