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风其凉——林子律

作者:甜梦文库 发布时间: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书名:北风其凉
作者:林子律
文案:
北风其凉,雨雪其雱。惠而好我,携手同行。
北风其喈,雨雪其霏。惠而好我,携手同归。
覆巢之下无完卵,可叹生于乱世,天光幽微。
狂风起于青萍末,亦能扶摇直上,冲霄凌云。
走偏武侠,古代架空,没有狂霸酷炫吊炸天的特效。
间歇性金手指,主角比惨、配角轮番走过场的伪励志故事。
嘴炮式养成,四本古卷的集齐之路。
一步一脚印,凡事慢慢来~
CP:苏锦X唐青崖(心思重易害羞爱动手X皮脆血薄专注撩人)
专注1v1一百年

年下年下年下 重要事情说三遍
主攻 小心逆→v→
内容标签:年下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锦,唐青崖 ┃ 配角:一众有名字的路人 ┃ 其它:


☆、第一章

金陵郊外栖霞山,距城郊又有数里,行道窄小,野草丛生。山脚仅有一驿站,一客栈,用以过往行人歇脚。
客栈开在此间,做的是赔本生意。今日黄昏招徕了两三个状似行脚商的客人,其中一人生得虎背熊腰,别一长刀,背后又有一竹筐,掌柜深知皇城脚下鱼龙混杂,草草敷衍了事。眼看再无生意上门,便准备打烊。
小二摘下门栏挂着的灯笼,熄了蜡烛。
他借着屋内微弱的烛光警惕地四处张望片刻,确认周边荒凉,晚风幽深,迎面送上便是一个寒噤,遂慌慌张张地掩上大门。
几乎是在那小二闭门回店的同一时刻,旅店边的大柳树下出现一高一矮两条黑影。
二人默契浑然天成,对视一眼后其中稍高一人轻轻点头,须臾,两道残影乘风般轻飘飘地落在了客栈黑瓦之上。
那人轻车熟路地掀开其中半块瓦片,屋内昏黄的烛光透出,看清了二人的装束——
俱是玄色贴身劲装,袖口紧束,腰间并未佩剑,除去一把短匕也无其他武器,却是挂着一个乌沉沉的铁匣子,很没有名门正派的样子。若说容貌,均以精铁面具遮住了上半张脸,看不见五官,但见嘴角噙着冷意。
稍高那人在手腕上敲了三下,另一人沉默不语,目光移到那半块瓦片漏出的空间。
旋即再没有了声息,连同呼吸都轻得仿佛彻底收敛,在这房梁之上沉寂下来,仿佛守株待兔。
过了夜半三刻,屋内的动静终于稳了下来。烛光熄灭,归于黑暗,再过一盏茶的功夫,房客仿佛睡着了。耳边风声摇摇欲坠,房梁上蛰伏的二人却突然“醒”了过来,其中一人未动,沉沉地注视屋内。
稍矮那人身影翩若惊鸿,片叶不沾身地落在大柳树横生的枝桠上——轻功造诣却是极高。
客栈二楼皆为客房,夏季夜晚虽有风,但关门闭户仍然燥热,故而有几扇窗开着。这玄色劲装的两人再无眼神交流,树上那人身轻如燕地蹿了出去,在悬挂酒幡的旗杆上稍加借力后,竟是辗转腾挪间破窗而入,落地无声。
他当是夜间视力也极好,绕开歪七扭八的圆鼓凳,片刻后便站在了床边,居高临下地盯着已经状似熟睡的虬髯大汉。
对方鼾声连续,他只静默地看了一会儿,几乎连出气声都不可闻,露出的下半张脸连一丝表情也没有,仿佛一个得了命令的傀儡,反手从腰间铁匣子中抽出什么尖利物事,月光下须臾的雪亮,便要得人性命——
变故在顷刻之间,那熟睡的虬髯大汉却突然睁开眼,伸手电光火石地擒住了刺客的手腕。二人俱是一愣,那人身量矮小,似乎气力不济,一时间直直地往大汉怀里撞,另个人被猝不及防的反应吓了一跳,来不及躲闪,感到心口一凉。
匕首送入胸膛的同时,破空之声响起,虬髯大汉躲闪不及,被一箭刺穿了天灵盖。黑色劲装之人眼疾手快,封了他的哑穴,连一声闷哼都未曾发出,便死的不能再死了!
一场虚惊,他迅速地拔出铁箭,擦干净了匕首插入腰间。
黑衣人松了口气,仰头对上屋顶瓦片间隙一双晶亮的眼,点点头便要撤退。他走到窗边,突然敏锐地听到了角落里的呼吸声。
他一皱眉,警惕地矮身,未等来什么利器的招呼,这才小心地回了头。借着桌椅的遮挡,他总算看清床脚的柱子上绑了个孩童。
是个男孩,尚在总角年纪,被缚住了双手,涨红了脸一声也喊不出,眼角都是泪光,目光中充满了恐惧,正眼泪涟涟地望向面前的黑色劲装之人。
黑衣人略一踌躇,脚步便迈不开,他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手中还紧攥着那支要了人命的铁箭,箭头上血迹已经干了。他连忙把铁箭放至腰后,险些抵着自身后心。
他对着眼前这哭红了眼的孩童稍加思虑,伸手解了哑穴,果然听见那孩童正要发出一声啼哭,他情不自禁握住了匕首,大有“你再出一声便要了你的命”的意思。
这人一身黑,脸上又有面具看不见表情,恶狠狠地攥紧匕首的样子成功唬退了那孩童,他瘪瘪嘴,硬是生生憋回了哭。
眼见他不再哭闹,黑衣人又伸手解了捆他的绳索,却不发一言就要走。踏出两步被抱住了腿,黑衣人嘴角终于有了情绪:
“别跟着我!”
声音低哑,却并非成年男子的嗓音,分明还是个少年。
孩童头发散乱,抱着他的腿仰起脸只是哭,看样子受到不小的惊吓。
一大一小对视良久,直到黑衣少年听到了头顶一声模仿鸟叫的呼哨,他脸色微变,低头道:“你待在这,不许跟着我,听见没有?”
与那孩童面面相觑良久,在师兄又一声催促后,他似是放弃了。
明明能轻易地摆脱,可就是无法挪动步子。那黑衣少年无奈地蹲下,将孩童抱了起来,在他耳边凶狠地警告道:“抓紧,别乱动。”
他声音自有一份不怒自威,孩童约莫感觉他并没有恶意,听话地抓紧了肩膀,甚至在他肩上默不作声地擦了擦眼泪。
便又悄无声息离开,临走带了个人,在客房内留下一句干干净净的尸体。
孑然一身去,却拎了个包袱回来。
在外等候的师兄喜怒不形于色,二人一言不发立即离开,等到了安全的据点,方才打量他一通后微微蹙眉,讥诮道:“唐青崖,你是去杀人的,不是救人——这崽子哪来的回哪去,和你我无关。”
唐青崖道:“钱豹每七日抓一名儿童放血练功,他自是无辜受害。”
师兄道:“妇人之仁,你便要将他带回蜀中?”
唐青崖道:“钱豹遇刺身亡的消息天亮便会返还给雇主,既然任务只是不着痕迹地让他死在客栈……没理由见死不救。”
师兄冷哼一声,见他头更低,道:“这不没死么?”
唐青崖还背着那孩子,如今不知如何是好,终于显出几分与年纪相符的手足无措,他目光私下飘散数次,无声地抬头,直直地注视师兄。
被他过于纯良的目光看得头皮发麻,师兄挥手道:“救了便救了,却万万不能带回门中……你且如何?”
闻言,唐青崖侧头去看背上一夜惊吓后终于熟睡的孩童,思忖后道:“我自是知道本门少收外姓弟子,他看起来不过总角之年,就算跟着回去了,顶多也是做些打杂事务,庸碌一生。不若送去别门别派。”
师兄眉梢一挑,道:“何门何派?”
唐青崖道:“父亲托我送信给凌霄剑,这几日一定要去的。阳明洞天素来乐善好施,听闻此前怀虚真人收留过不少弟子,便是低阶,亦会护其周全。如此不知身份、无父无母的孤儿,送去那里,托付给怀虚真人,再合适不过。”
师兄笑道:“他当真无父无母,是个孤儿?”
唐青崖哽住,试探道:“……应该是吧?”
他话音未落时,师兄出手快如闪电,飞速在那熟睡儿童额前点了一下,强迫他痛快地醒了过来。不等对方发作,师兄抢先问道:“小孩,我问你几个问题,不乖乖回答就杀了你——姓甚名谁,家住哪里,父母何人?”
那孩童似乎经过一夜惊吓,眼下与两个陌生人在一起,神志虽然清醒,却有些痴傻了,呆呆地望着黑衣的师兄不言不语。
唐青崖见平素冷面冷心的师兄却要装作和蔼,心头忍不住的想笑。
良久,那孩童犹犹豫豫道:“我叫做阿锦,爹和娘……不记得了。”
唐青崖笑道:“师兄,你看他是不是傻的?不如直接送去阳明洞天,怀虚真人给他念上几遍道德经南华经什么的,说不定又好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