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又在作死/变态江湖——大魔王瑞瑞

作者:甜梦文库 发布时间: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王妃又在作死》大魔王瑞瑞
文案:
又名《变态江湖》

新婚之夜,孤独玄焰被寰顷木吓的不知所措。
这波惊吓还未退去,第二天又一波狗血迎面而来!
“王爷强取豪夺贵公子啊!好虐的啊!”
“听说,公子各种抵抗,被王爷捆了啊!”
“诶呦喂!人渣啊!”
孤独玄焰捂着胸口,仰望天空,心想:明明两情相悦,为何我却身败名裂,如果爱上你注定要承受这些,老子甘之如饴!

阅读提示:
孤独玄焰(攻)寰顷木(受)
外表高冷冰山面瘫内心YD抖M变态受VS纯.正直热心肠赤子之心正义感爆棚却被逼成抖S的苦逼身败名裂好人攻
攻受双洁,从精神到肉体,纯正1V1
攻超级宠溺受,黑暗欢乐向小甜饼,不虐心,虐身都是情趣。
【受是变态,受是变态,受是变态,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作者依然宠溺受,不讲道理。
主受文 (文中会出现很多以攻视角的自白。但还是主受,全篇以受为主,以受为中心。)
反派类型:
病娇很多!病娇很多!病娇很多!
人渣很多!人渣很多!人渣很多!
变态更多!变态更多!变态更多!
【KY退散!不喜勿入,本人极度玻璃心,并且破坏欲很强,为了你好,请不要让我们互相伤害,谢谢!】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寰顷木,孤独玄焰 ┃ 配角:云苏,孤独玄飛 ┃ 其它:小黑屋,抖M,玻璃心,病娇



楔子篇

第1章 新婚之夜
红烛帐暖度春宵,寰顷木正坐在床边,繁琐的头饰压得他脖子有点酸,但他还能坚持,不一会,门被打开,“应该是孤独玄焰....”他这样想着。
果然,喜盖被摘下,他抬头看着眼前的孤独玄焰,正双眉紧锁的望着他,动作麻利的将他头上的发饰摘掉,对他说:“很累吧...我应该早点过来,或者应该先到你这里来。”
寰顷木没有回他的话,只是呆呆的望着他,孤独玄焰苦笑了一声说:“抱歉,阿木,虽然这道婚旨来的突然,也许你还未做好准备,但是请你相信,我是真心的。”伸手摸了摸寰顷木的脸颊说:“我知道,你心里一定有气,我也不想事情变成这样...”
说完弯身将寰顷木放倒,抬着他的腿伸进下摆里,拿出(一个东西,自己想吧,不可描述。)后,惆怅的说:“他们说,寰顷家的人出嫁前,家里都会为他们做准备,想必这个东西放在你身子里,让你很难受吧,对不起。”
寰顷木没反抗,就那么躺在床上,傻傻的看着棚顶,不知道在想什么,可就因为什么都没做,却惹哭了孤独玄焰,他紧张的说:“阿木,我从小便喜欢你,可是你总是冷冰冰的,对周围人毫不在乎,我知道,你喜欢云苏,你只与他一人说话,可是,他现在已经是我皇兄的人了....你们是不可能的了,我向你求婚的那天,你也没有回答我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就被寰顷家主听了去,他当天就对我皇兄说,寰顷家同意嫁你,这件事,我是真的不知情,我原本是想得到你的答复,再去向我皇兄请旨...我...”说到后来,都开始语无伦次。
寰顷木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腕,孤独玄焰一愣,寰顷木冷冰冰毫无感情的说:“听闻孤独皇室钟爱清冷美人,想必玄焰王爷也不例外吧。”
玄焰立刻反驳道:“不是的,我喜欢的是你....并不是因为你是清冷之人,我知道,你高兴的时候虽然面无表情但你的十指会弯曲,你特别高兴的时候,拇指和十指相互搓揉。你的一举一动我都看在眼里,我喜欢你的全部,阿木!”
寰顷木继续说道:“倘若,有日你发现,我并非是一个清冷清高之人,你会厌恶我吗。”
玄焰摇摇头伸出另一只手揉了揉寰顷木的头说:“不会,我喜欢你,只是喜欢你这个人,你会因为见到毛茸茸的小动物而欣喜,你会因为找到一块好材料而偷偷窃喜,甚至你会因为发现了稀奇古怪的玩意而高兴的忘乎所以,别人都不知道,只有我知道,我知道你什么时候高兴,什么时候生气,什么时候独自哀叹寂寞。”
寰顷木的眼睛亮亮的看着玄焰说:“你.....居然....”
玄焰红着脸说:“小时候,在学子监见到你时,的确是被你清冷的气质所迷倒,之后每天我都在观察你,发现了你的可爱之处和与众不同,我并没有因为心里的虚幻破灭,而厌恶你,相反,时间越久,我越喜欢你。”
寰顷木落在袖子里的另一只手,拇指和十指不停的搓揉,这个小动作让玄焰眼尖的看到,他大着胆子说:“阿木,你..你其实也是喜欢我的吧...”
两人沉默了几息,寰顷木点点头,面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孤独玄焰高兴的抱起他转了几圈说:“阿木,我好高兴。”
玄焰放下阿木说:“阿木,那天我私下询问你时,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寰顷木一个声调的说:“我还未想好....认识你十年,也知道你心喜于我,可是,我怕....”
玄焰鼓励的说:“阿木,不要怕,无论什么事,我都陪你一起面对!我对你赤诚之心可明天地,你放心的依靠我!”
寰顷木双手抓住玄焰的双臂,十分激动,看的出他很紧张也很期待,他说:“玄焰,真的吗?无论什么,你都接受,不会离我而去?不会厌恶我?”
玄焰一动不动,认真的说:“阿木,我对天发誓,我对你的心,赤诚如日,倘若我负心于你,我将....”后面的毒誓还未发,寰顷木就将手指放在了玄焰的唇上,他说:“够了,我知道了,我不需要你发毒誓....”
玄焰看着寰顷木慢慢的松开手,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他后退一步,再次抬头,冰山般的面容如春风刮过,笑得灿烂,让玄焰看直了眼睛...
从来未笑过的人,突然笑了,玄焰顿时受宠若惊,他刚想说,“阿木,你笑的真好看...”
还未说出口,就把这句话吞了下去。
因为...寰顷木....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脱了自己的衣服,跳上床,瞬间把自己捆了,双手捆绑吊在床头,,雪白的肌肤在红烛下应得十分好看,他就像一条蹦上岸的鱼,活蹦乱跳的摇摆着他的水蛇腰,欢呼道....
“来啊~~~快活啊~~~~”
玄焰被吓的向后退了一步,不小心撞到桌子,撞翻了合卺酒,他手撑着桌子才没有让自己跌倒,看着一脸期待的寰顷木,玄焰不知所措。
玄焰惊恐道:“我就想知道,你是怎么把自己捆成这样的!!!”
寰顷木三下五除二就把捆在身上的绳子解了,他面如冰山,缓缓走下床,弯腰捡起衣服披在身上,冷冷的说:“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很失望吧。”
玄焰立刻上前一步抱住他说:“不是的,阿木,我...我只是没见过....你喜欢什么,我都依你。”
闻言,寰顷木再次抬头,对他笑颜如花,在他手中放了一条皮鞭,玄焰震惊!你从哪里变出来的!!!
寰顷木有点期待的说:“来!抽我!”
玄焰颤颤巍巍的拿着皮鞭说:“阿木,你...别这样,你这样会玩死自己的啊!”
寰顷木收了期待,又变成冷冰冰的样子说:“这就是我的嗜好,我以为你会接受...”
玄焰吞了吞口水说:“阿木,你等等,这个抽在身上会...会很疼的,那个,我们拿绳子好吗?”他弯下身捡起地上的红绳,小心翼翼带着讨好的走到寰顷木面前,轻轻的缠绕在他手腕上说:“阿木,你什么样子我都接受....但你不要伤害自己好吗?”
寰顷木望着玄焰说:“玄焰,谢谢你...”玄焰抱着寰顷木说:“阿木,我说过,你可以完全依赖我。”
玄焰打横抱起寰顷木,走到床边,他看着怀里的寰顷木,手腕上系着红绳,玄焰觉得,这样的阿木也很可爱啊。
他以为这样就可以了,呵呵,简直太天真!
当他把寰顷木放到床上时,寰顷木自己举起胳膊绕过头顶,双眼水汪汪的望着他,红袍之下的白皙长腿,微微弯曲,圆润饱满的脚趾正夹着他的腰带,轻轻一扯,稀里哗啦的衣料散落在地,玄焰紧张的爬上床,手刚刚握住寰顷木的腰,就听见他大喊道....
“你放开我!禽兽!我是不会妥协的!!!!”
玄焰:“额....”(⊙_⊙)
如果不是寰顷木双腿主动缠在他腰上,他都要跳起来了,玄焰抹了一把汗,对自己说,满足媳妇是男人应尽的责任和义务。
他撞着胆子,说道:“进了这个门,还有你能选的吗?”他试探着如何讨好寰顷木,果然,寰顷木怒目一瞪,玄焰的心就像被电击了一般,他想道:这是什么感觉,好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