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夫人貌美如花——姜鱼

作者:甜梦文库 发布时间: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我家夫人貌美如花》作者:姜鱼


晋江VIP2016.12.16完结
当前被收藏数:1364 文章积分:28,729,686

傲娇醋坛痴汉攻x实力宠攻美人受

世人皆嫉妒赵大人有个美丽的夫人,但谁又能想到赵夫人竟是被摄政王满世界追杀的刺客!且看那从前威风八面的京师第一美人每日笑吟吟地为自己端洗脚水,还给暖床!赵大人猝不及防的……被迷住了。

一句话简介:宠夫狂魔受的日♂常

阅读指南:
1.夫夫婚内真.日.久.生.情!(大雾)
2.假装是悬疑推理剧情流,实则如一句话简介。
3.作者无逻辑智商不足肯定会有bug,一切都是作者的锅,求别较真,谢谢(。_ 。)

又名【老公看谁都像我奸夫】
感谢基友给撸的封面_(:зゝ∠)_

推荐基友们可爱的文文:

[种田]夫夫同心,其利断金by左木茶茶君携手夫郎农家致富

重生之当我想重新再来一次[末世]by怎扰池鲤论末世教育好黑心竹马的可能性。


重生之后发现师傅是初恋怎么破by苏云缙负心渣魔修和痴情傲娇小王爷
内容标签:悬疑推理 三教九流天作之合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赵淮景,黎清殊┃ 配角:金昊轩,林子谦,黎轻言,凌萧然,顾颐,荆若秋,季清歌,宋凌,云侑,萧牧云,萧君宸,冷清秋 ┃ 其它:推理悬疑,先婚后爱,宠夫狂魔受


第1章 浮尸篇1

太初十二年,朝廷风云暗涌,皇叔萧牧云当道,狼子野心,摄政十五年架空皇室权力。小皇帝萧君宸,自八岁登基,至今仍是畏畏缩缩,事事听从皇叔,不敢忤逆。且沉迷酒色,至今毫无建树,被摄政王死死压制。

在表面上宁静的萧氏王朝里,京师洛阳千里之外,远离一切尘嚣的江南水乡苏州,今日也一如既往地很平静。

苏州有位赵知府,赵大人赵淮景,年方二十有五,便在苏州当了三年差,为官清廉,处事公允,虽无大功,也无大过。据说赵大人以前是科举探花,前途无量,愣是想不开犯了点事,给云王踢到苏州当上了从六品的芝麻官,管些琐碎事。说起来,京师里一个守城门的官将官位也比赵大人高。

可就是大官,也未必有赵大人过得舒坦。

公堂之上,明镜高悬匾下,苏州知府赵大人身着盘领右衽明红官服,头戴玉冠乌纱帽,衬得十分精神。一张明俊如玉年轻的脸上长着一双好看的桃花眼,很招人喜欢,表情则有些厌烦,看起来总有那么一点不高兴。

青天白日,鼓声震天。

手中把玩着惊堂木,赵大人慢慢坐直身子,褪却百无聊赖的表情后,又是一个英明神武的青天大老爷(其实并没有),扬声道:“去看看何人击鼓鸣冤。”

师爷应了一声,拉着两个捕快去衙门口查看。

天下太平,民生安宁,苏州自赵大人上任来一年都没几件大事,那衙门口庄严的大鼓也没响过几次。但是只要响起来了,那就代表是大事,大案子,或者是命案。

过不多时,击鼓之人便进了衙门。

五位风度翩翩,穿戴光鲜的锦衣公子一齐走进衙门,约莫十七八岁左右,各有千秋,放在人群里都是个顶个的俊俏儿郎,足足把师爷老刘衬老了十岁,看起来更像一个糟糠之年的乡巴佬。

赵大人忍不住比较了一番,心里默默笑话了一番,而后面上正儿八经地问话。

“堂下何人,缘何击鼓?”

以其中一位手持折扇的公子为首,向赵大人拱手鞠礼,“在下王明朗,这几位是与我一同来自京师洛阳的朋友,我们前来击鼓,确实是有要事。”

赵大人点了点头。

王明朗又道:“我等一同下江南游玩,实则是有六人,但是,我们来到了苏州后不久,便失踪了一人,至今亦有三日,我们几人商量了一下,便决意来报案,希望大人能帮助我们早日找到钱兄。”

“失踪?三日了?”

赵大人啧了一声,兴趣不大地听着,侧首让师爷立案准备调查,而在一旁看着师爷又问了几人钱礼失踪前有过什么异常,或者去过什么地方等详细后,便又悠悠开了口。

“本官知道了,你们留下这位钱公子的画像,我会吩咐人马上去找。”

“大人,钱兄他已经失踪多日,失踪前毫无征兆,一切正常。如此蹊跷,我们实在是担心他的安危,请您务必找到钱兄,我们才好跟伯父交代。”一行人中一清秀少年补充道,看向赵大人的态度,略有些不满。

赵大人再度点头,忍着烦躁道:“诸位放心,我们会尽力找到钱公子,也会在城里即刻张贴画像寻人。”

那几位少年公子也就作罢,描述完钱礼的相貌特征后便离开。往日里暴躁的赵大人今日这么上心案件,态度极好,看起来完全没有发脾气,师爷就纳了闷了。

赵大人没好气解释道:“看他们穿戴不菲,定是京城里的权贵,你能得罪得起吗?”

师爷想想也对,画像一收,丢下去,“你们几个!赶紧去找!”

垮着脸收拾了一番后,赵大人和师爷去了义庄,那还有个命案等他呢。赵大人心里又默默地埋怨起来去了邻县查案的刘同知,留下一大摊子麻烦事自己一个人顶着衙门,连休沐日都没有了。

那尸体是今早送来的。

今晨雾气刚散,城外渔民正要打渔之际,在河滩上看到一具不知何处飘来的浮尸,看样子泡了得有几天了,整个尸体都泡胀发白,脸也被斑驳纵横的刀疤毁了。渔民们当即报了案,衙役们便将尸体送至衙门仵作处理。

义庄四周的白幡挂坠,阴森森的气氛,微凉的风轻轻一吹,扬起白幡纱帘,露出了里边那张恐怖的脸,瞪大翻白仍未阖上的眼珠子,交叉纵横的划痕,基本看不出相貌。衣襟敞开,身躯更是斑斑驳驳的青紫红肿,伤口泡的发白发胀毫无血色,交错着许多鞭痕,有的痕迹深可见骨。

“赵大人,刘师爷。”

冷不丁的从身后传来苍老沙哑的声音,赵大人吓得虎躯一震,师爷亦如是。

“老陈,你别老是躲人背后吓人好吗?我都这把年纪了,哎呀我的胸口又要疼了……”

且不管那边哎呀呀嚎叫的师爷,赵大人亦是长舒一口气,黑着脸问道:“死因是什么?”

老陈一张满是褶子的黑麻子脸在义庄层层白纱中格外吓人,他还面无表情的木然说道:“是后脑的砸伤,一击毙命,这些伤口,或许是死后造成的。”

“鞭尸啊?好重的口味……”老师爷望着尸体身上的许多鞭痕,拍着胸口幽幽道。

赵大人沉思一阵,说道:“好吧,那尽快查明他的身份,让死者早日入土为安吧。至于凶手,细细盘查……唔,一时也不能解决问题。慢慢查明吧,好了,天色不早了,本官回家了。”

说完,不顾二人回话便以飞速离开了义庄,老陈拧眉不解,以为是自己吓到了这个年轻的赵大人,有点自责。

师爷解释道:“大人昨夜忙着清月底的案例熬了一宿,怕是想夫人了吧。”

老陈恍悟:“谁家夫人这么美,不得防着外人呢?我也能理解。”

师爷抚着胡子心道,赵大人哪里是防着别人,他是防着自家夫人趁他不在红杏出墙吧?反正赵大人看谁都像奸夫。

“听说是杭州的吴公子又上门了,非要见夫人一面,闹得满城风雨。但是遇上了赵大人,啧啧……夫人长得多好看,可嫁了他,那得是几辈子的厄运啊……”

谁不知道,赵大人看起来慈眉善目,甚至眼角眉梢有些温柔之意,看似什么都不在意的安乐模样,实际上脾气特别臭,像个一点就炸的炮仗,而他的底线就是自家貌美出众的夫人。

谁不知道赵大人对夫人的痴恋,那是三句不离夫人,办案公事都想着夫人,恨不得天天将夫人带在身边,可自己又别扭,夫人真的来了又不愿意说话了。

虽然赵夫人是个男子,可苏州有一个传闻,赵夫人貌美如花,比之江南第一美人亦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引得无数人踏破门槛豪掷千金也求见他一面,其中不论男女。同样无数男女感叹,赵淮景是走了什么狗屎运,不,应当是几辈子积的福,才能娶到这么一个大美人。

但这样一个高冷如冰山,永远活在传闻中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绝色大美人却只对赵大人小鸟依人百依百顺,赵大人的御妻有道,在苏州是出了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