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归一——玄玄于书

作者:甜梦文库 发布时间: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乾坤归一》作者:玄玄于书

文案
这篇文是一个梦的产物——某天我梦见自己是个男人,家里还有另外一个男人怀了我的孩子,于是醒了我就想,写篇文吧= =

看本文需要有几个注意的地方:

1·温柔王爷攻X别扭教主受(一直想写一对这样的CP,捂嘴笑。),1V1,HE。
2·狗血狗血狗血!!!矫情矫情矫情!!!生子生子生子!!!
3·先怀孕后恋爱,比起故事情节推进,受怀孕期间两人恋爱的内容比例较重,极其腻歪!!!同时也意味着情节拖沓= =
4·官场结构架空,混搭风= =所以请勿与真实朝代对比细究,因为我就是没学问……
5·有可能发展成全民皆基= =

请戳进来的亲们一定要仔细阅读文案,小心避雷。

内容标签:生子 宫廷侯爵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云恪,南宫煊 ┃ 配角:康辉,许明曦,李云慎,刘敬文 ┃ 其它:生子
======================================================================
文章类型:原创-纯爱-架空历史-爱情
作品风格:正剧
所属系列:
文章进度:已完成
文章字数:631688字
第1章 初遇
正月十五夜,天上月亮正圆。

李云恪暗叹自己命不好,这时候城里大街小巷都在张灯结彩庆祝着上元佳节,而自己却只能在这不知名的山里摸着黑消磨时间,莫说连口酒都没得喝,陪伴在身边的也就只有满山的秃头树,和脚底下的这具死尸。

——那是个敌邦虬厥埋在宫中多年的密探,近日在打听军中秘密时终于被拆穿了身份,揣着机密拼死逃出了都城颍中,为保性命择路深山,无奈最后还是被追出来的皇室第一高手端亲王李云恪亲手杀了。

李云恪追了这人半月有余,将跟出来的其余人都远远甩开,只剩他一个死咬着这狡猾的探子不放。不过也总算没有白辛苦,若让这人成功逃回虬厥,边境上的几万将士可能就再无还乡之日了。

“就因为你啊,连个年都没能好好过。”李云恪矮下身,嫌恶地在那已死透了的密探身上搜索了一遍,“颍中灯谜,一年就这么一次,你害我错过了,邂逅不到我未来的王妃,这么重的罪,你担当得起么?”
死人自然无法回答他。

没搜出什么密信,李云恪也不敢放松,掏出火折子吹亮了些,将那死尸的衣衫给点燃了。
不好闻的焦糊味很快散开,李云恪向旁退了几步,将周围的干枝都踢远了,以免火势扩散。好在今夜山上凉是凉了些,却没有什么风,他倒不必担心会引起大火。


一个多时辰后,死尸几乎烧得差不多了,李云恪将零星的火灭掉,开始琢磨自己该往哪儿走。
他不熟悉这座山,只是在午后追着那密探一头扎进来了,绕了好几个时辰,早就不辨东南西北了。
纵然没有美酒也没有佳人,可好歹也是个节日,李云恪调整了一下心情,自娱自乐地哼着小调在山里闲晃,边走边赏月。

也不知走了有多久,忽然有一缕极轻的呼吸声钻进了李云恪的耳朵。他内力深厚,确定自己并未听错,心下不由奇怪。
显然那是个人,野兽的呼吸不会这般轻,不过会是什么人?
抬头看看月亮的方位,此时应是子时过半,这个时候在深山里,为什么会有人?

李云恪又仔细听了听,确认只有一人,便排除了对方是来接应那个被自己杀了的密探的可能。
但这下他可就更好奇了,他虽不知这座山叫什么,跑了这么久却也清楚这山不矮,而这会儿自己还在半山腰上。除了自己这个倒霉鬼,谁还会在上元佳节的大半夜里孤身一人爬到这么高的山上来过夜?

艺高人胆大的端亲王便怀着满心的疑惑循声走了过去,他功力深厚,又故意放轻了步子,一路靠近竟是半点声音也没发出。
发声处距他不远,他很顺利地便在两颗枯树后头找到了一处隐蔽的山洞,呼吸声便是自山洞里传出,十分平稳,似是里头的人已经睡着了。

对方并未往深了去,只在洞口稍稍往里的地方。李云恪靠在洞口石壁一边,微侧了头朝里头看去。
便见并不狭窄的山洞内端坐着一人,里头光线过暗,看不清那人的五官,只能借着明亮的月光勉强辨出一个身影来。

那人似是盘膝坐着,上半身挺得笔直,身形偏瘦,轮廓却是很好看的。从体格上来看,是个成年男人。
李云恪观察了一阵,没觉对方有什么异常,猜测他大概也和自己一样恰巧在今日有了段不怎么美好的“奇遇”,致使受困山上。

端亲王热情的一面便显现了出来,为了不将自己的出现表现得过分突兀,他先是轻咳了两声,而后才迈步来到洞口正中,对里头的人道:“兄台可也是在这山中迷了路?正好,我们搭个伴儿,也省得无聊了。”
里头的人闻声,身体猛地一震,没答话。

“兄台?”李云恪再次将他那好用的火折子掏出来吹亮了,照着脚下的路朝那人走去。
“别过来!”那人却在此时低喝了一声,嗓音带着微显疲倦的沙哑,竟有几分勾人的味道。

可除此之外,李云恪还从里头听出了浓浓杀意。

他脚步一顿,心生戒备。不过他看得很开,反正是自己打扰了人家,被赶出去也合理。然而正想退出去,火折子却照到了地上的东西。
属于男子的衣衫鞋袜,一整套,一样不少。

他还没来得及细想这是怎么回事,举着火折子的手便已鬼使神差地朝那人晃了过去。
那人被光亮刺激得半偏了头,眉头狠狠皱了起来。他仍是盘膝坐着未动,身体却在轻颤着,咬牙道:“滚出去!”

“哇……”这是端亲王略显呆滞的一句惊叹,他如何也想不到,自己没能在灯谜会上邂逅未来的王妃,却在深山里撞见了裸身美男。
李云恪一直以“承宁王朝第一美男”自居,可见了眼前这人,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恐怕要“让贤”。

作为男子来讲,这人的五官显得纤细了些,可凑在一张脸上却又奇怪地带了几分凌厉的英气。总得来说就是好看,李云恪脑袋里没转出别的词来,就这么两个字,好看。
好看的人见李云恪不走,也不知是不是出于尴尬,身体抖得更厉害了。

李云恪却不知是哪根筋搭错了,见状非但没走,还上前一步问道:“兄台,正月的天,你穿……穿这么少,不冷么?”
那人闻言,一对漂亮的瑞凤眼斜斜地瞪过来,本来白皙的肤色竟快速地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绯红。他似是对这样的反应极为不满,懊恼地抿紧了唇,隐忍片刻,道:“我叫你滚出去,没听到么?”

李云恪听出他声音不稳,中气虚空,再加上身上这奇怪的变化,怀疑这人兴许是受了什么内伤。
于是他再次罔顾了对方的意思,还很大度地在心里原谅了那人的无礼,又靠近了些,道:“需要帮忙……喂!”

李云恪矮下身,本是想将地上的衣物拾起来帮对方披上,却不想手才伸到一半,对方一掌便劈了下来。
杀意昭昭。

凌厉的掌风刮过颊侧,李云恪险险躲过,正想解释自己并无恶意,对方第二招已经又到了。
就算是傻,他也能确定这个光着身子的美男是存心想要自己的命了,心头不由有些生气——彼此第一次见,无冤无仇,不过就是看光了他的身体,可大家都是男人,至于如此么?

男子也不知是不是身上有不便,依旧是盘膝坐着,下半身半寸为挪,手上的招式却是狠辣非常。
这显然不是个愿意听自己讲道理的,李云恪便也不想和他继续纠缠下去,在山洞中单手与他过了三十来招后,便有心寻个空当退出去。

他才转过这个念头,忽听对面那人低吟一声,本已递到近前的手臂竟柔弱无骨地垂了下去,身体也歪歪扭扭地朝自己跌了过来。

那一声低吟实在是太过不一般,隐忍又惑人,只短促的一小声,便听得李云恪心都颤了。在自己反应过来之前,他也收了招,甚至卸下防备,下意识地矮身双手接住了那人不着寸缕的身体。
皮肤不出所料柔滑更胜上等丝绸,只是触手滚烫。

这样一来,先前一直被他握在手中的火折子便掉落在了地上,山洞中立时黑了下来。

男子起先似乎还抗拒着李云恪的怀抱,可话却是说不清楚的了。他的呼吸变得越来越重,温热的气息悉数落在了李云恪颈间;身子也越来越软,不过多时已将半个身体都缩进了李云恪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