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是故人来——DrTwins

作者:甜梦文库 发布时间: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似是故人来》作者:DrTwins

文案:
“我本以为自当年一别,你我便再无相见之日,却原来你早已回到我的身边。”

文艺版文案:

那是一个细雨蒙蒙的傍晚,钟明镜一身白衣、腰悬长剑,撑着油纸伞走过宁静的小巷,一身风华气度简直不食人间烟火。

然而一抬头间,他撞入那个吊儿郎当、玩世不恭的少年的眼底,从此便堕入凡尘。

正经版文案:

钟明镜的三师哥失踪了,他一路追查,却卷入了无底深水之中。

昔年旧事渐渐浮出水面,牵扯出无数阴谋诡计,江湖武林风起云涌。

然而,钟明镜却发现一个更大的惊天秘密——他好像对那个每天总把“老子天下第一”挂在嘴边的小屁孩,有非分之想!

看文须知:本文主剧情,慢热,时间线……有点长(包括回忆);

主CP:腼腆爱脸红的美少年×傲娇爱吹牛的小屁孩;

副CP:外表冷漠的闷骚面瘫×内心火热的蠢萌将军;

蠢作者日更3000+,偶尔还有双更掉落。看在我这么勤奋的份上,小天使们不要大意地收藏包养我吧~么么哒(*?︶?*).。.:*

内容标签: 强强 江湖恩怨 三教九流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钟明镜,十三郎 ┃ 配角:俞秀莲,燕九 ┃ 其它:武侠

==================

☆、第一回 绝顶美少年

江湖上谁人不知,风州琅山的少侠钟明镜不光使得一手好剑法,且年少风流、容姿昳丽,乃是不少春闺少女的梦中情郎。从这位钟少侠出师走江湖的那年起,光是来琅山派提亲的,就快将门槛踏破了。
为了这事儿,秦凤没少取笑钟明镜。
什么,您问这秦凤是谁?那可说来话长了,还且耐心听我从头道来。
话说当年,有一少年英雄横空出世,无人知晓他从何处来,更无人知晓他从何处学得那一身厉害武功。这个初出江湖的无名少年一剑单挑七恶虎、九毒龙,遂一战成名、在江湖上扬名立万。而与有损道人在琅山之巅那一战,更是被后人传得神乎其神,据说当时剑光之盛令天地都为之变色。
这人便是钟明镜的授业恩师,也是创下琅山派的开山掌门——丰谷远。这位如今的武林泰斗现下年事已高,鲜少露面,却仍是年轻一辈江湖子弟心目之中难以超越的神话。
而先头提起的秦凤,便是琅山派大弟子。此人年方七岁就拜入丰谷远门下。一身武艺得其真传,剑法更是出神入化,乃是同辈之间的翘楚。几十年间江湖风云迭起,秦凤如今已是年近不惑,修为更加高深,只是童心未泯,最爱消遣几个师弟。
丰谷远的二弟子姓俞,名秀莲,十一岁拜入丰谷远门下。他比秦凤小七八岁,如今也已过而立之年。俞秀莲此人沉闷无趣、不喜说话,平日最爱的便是独自到后山练剑。不过他虽刻板严厉,但心中其实对几个师弟极是关心,只是嘴笨,有话总也说不出口。
至于这三弟子,他名唤陈季,比两位师兄小了不少,如今才二十出头。他是个豪爽汉子,也是自小便拜师入了琅山,却未习剑术,而是学了刀法。这人坦率真诚,着实有一身硬骨头,最得师父丰谷远喜爱。
原本丰谷远得了这三名根骨奇佳、品性极好的徒弟,一身本领有了传人,便打算闭关修行、不再收徒。然而也是缘分注定,丰谷远最后一次下山之时捡到了尚且年幼的钟明镜,当时便看中了这孩子骨骼清奇、天赋异禀,又见他孤苦伶仃、无父无母,便破格收他为徒。
后来钟明镜长大,丰谷远还打趣这个弟子:“当初你坐在路边石头上,一块点心就被为师哄走了。”
秦凤在一旁哈哈大笑,把钟明镜臊得脸红,直躲到陈季身后去。
钟明镜与两位年长的师兄并不如何亲近,倒是和只比自己大五六岁的三师兄陈季最是要好。只不过丰谷远年事已高,常让俞秀莲督考钟明镜剑术,所以钟明镜最怕的,就是这位不苟言笑的二师兄了。
这天从山下回来,钟明镜正要去寻陈季说说遇到的新奇事儿,就迎面撞见了秦凤。
“呦,幺弟儿,打哪儿来啊?”秦凤笑问,“莫不是又出去躲清净了?还累带你大哥我替你挡那些个媒人。”
钟明镜还没开口先红了脸:“大哥,我不是躲清净,我……”他磕磕巴巴也没讲出个所以然来,眼看着耳朵都要红了。
“你看看你,跟大哥说话还脸红。”秦凤取笑他,“这要是和小媳妇搭上话,还不得臊死你啊。”
钟明镜半天挤不出一句话来,正憋得脸红,陈季就从后面过来了。他大概刚练完刀,一身大汗、边走边揩,看见二人就停了脚步招呼道:“大哥,四弟。”
钟明镜顿时松了口气,叫了声“三哥”,听上去颇有几分可怜巴巴的意味。
陈季看了眼秦凤,笑道:“怎么,大哥你又欺负老四了?”
“我这是欺负他吗?”秦凤乜了陈季一眼,一伸手勾住钟明镜的脖子,语重心长地对他说:“幺弟儿啊,大哥这是担心你这么腼腆,将来找不着媳妇儿啊。”
陈季不屑地笑了一声:“大哥倒是不腼腆,怎么不见着娶个媳妇回来?”
“小毛孩子懂什么,”秦凤抬手赏了陈季一个脑瓢,“女人有什么好,娶回来天天吵架,哪比得上打光棍来得自在。”
陈季和钟明镜一道对秦凤投去鄙夷的目光,后者混不当回事,手一摆就摇摇晃晃往前厅去了,也不知是去干嘛。
钟明镜目送秦凤离开,才松了口气,转头对陈季笑道:“三哥,功课做完了?”
“不然二哥能放我走吗?”陈季把擦汗的手巾往肩上一搭,笑道,“我真佩服二哥,几十年寒暑不辍,除了练功再没什么别的事儿能让他分心的。”
钟明镜提起二哥也是由衷的敬佩:“我若是能像二哥那般心无旁骛,也就不会连一套回风剑法都学了三个月了。”
“你可拉倒吧,”陈季不以为然,“江湖这么大,学武的多如牛毛,能找出几个像二哥这样的?”
钟明镜点点头深以为然,又想起月末俞秀莲还要考察他的剑术,顿时发愁:“又到月底了,日子过得真快啊。”
“怎么,怕二哥教训你啊。”陈季对自己的小弟还是了解的,拍拍他肩膀笑道,“二哥其实心软得很,你怕他作甚?”
钟明镜苦着脸道:“我也不是怕,我就是……看着二哥就、就手脚没处放。”
“那倒是,”陈季想想二哥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我小时候还曾被他吓哭过呢。”
钟明镜顿时瞪大了眼睛,好奇地问道:“当真?”他没料到三哥看上去与二哥这样亲厚,居然还被他吓哭过。
“唔……”陈季咳了一声似乎不愿多言,岔开话题问道,“四弟你这回下山可是又遇着什么新鲜事了?”
钟明镜顿时想起来,兴奋地对陈季说:“我结识了一位很有意思的朋友。”
这事儿得往前推几个月,从钟明镜下山的第三天说起。
这日惠风和畅,晴空万里。钟明镜从琅山下来,从关南道一路向东,打算去罗平城里转转。
这一路可谓波折不断,概因钟明镜长得俊俏,大姑娘小媳妇都看直了眼。胆小的就偷偷瞧着芳心暗许,胆大的还要上来搭腔,盼着能得美人垂青。
好在钟明镜一身江湖人的行头,腰上悬着长剑,倒是无人真敢为难于他。只是免不了应付那些红着脸、娇滴滴的姑娘们,叫钟明镜一张俊脸红成旭日朝霞一般,头都不敢抬一下。
好容易进了城,钟明镜不由松下一口气,便寻了个茶肆想买碗茶来解解渴。刚挑好座头安顿下了,就听得外面一阵喧哗。钟明镜不过十五六岁,正是好奇心重的年龄,当下也探出头去,想瞧瞧热闹。
外面是一条宽敞的马行街,今日正逢十九,乃是赶会的日子。街边有不少小贩正吆喝叫卖,地摊摆了一路,加之人来人往,路上很是拥挤。
然而就在这时,远处蓦地传来一声马嘶,惊叫、怒骂,伴随着噼里啪啦的声音,一匹拉着四轮马车的黑马发疯一般冲了过来!
这不过是转瞬之间的事情,钟明镜只一眼就看到街上还有几个孩童。大人忙不迭地躲避,而这些小娃娃被推推搡搡,便有的摔倒在地,眼看就要被行人或是疯马踩死。
说时迟那时快,钟明镜伸手一按桌子,整个人已如利箭一般射了出去,一个起落便冲至街上,两手拎起跌倒的娃娃们连连抛了出去——孩子们便纷纷稳当地落进了不远处门檐下的一排竹篓中,离得街道甚远,必不会被波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