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主要宠妻(GL)——敛舟

作者:甜梦文库 发布时间:

《郡主要宠妻》作者:敛舟


文案:
飞叶津书院出身的顾离,武功高绝,明艳无双。其身世却为豪门世家私生女。
明汐国万千宠爱的奉安郡主秦栖,母胎自带炎毒,多年来为其所苦却天真乐观。
顾离下山游历,无意中救了炎毒发作的秦栖,从此被秦栖缠住。
顾家:顾家是高门大户,规矩多,不是你个野丫头随意撒野的地方。
顾离:什么玩意儿?懒得理你们。
秦栖:不许欺负离姐姐,咬你们哦!

一只天真懵懂小白兔非要保护一只深山里修炼成了精的腹黑狼的故事。
腹黑美人攻x病弱娇萌受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宅斗 打脸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栖,顾离 ┃ 配角: ┃ 其它:甜宠,爽文



第1章 下山
飞叶津书院,位于风国、庆国、荥国和历国四国交界的一座山中。因此山为流水环绕不得进出,唯有山下渡口能往来行舟。渡口名飞叶津,故书院名为飞叶津书院。书院中所有人皆是女子。专门教导各国公主、郡主和世家大族家的小姐文史礼仪、女红厨艺、琴棋书画等等技艺。久而久之,飞叶津书院已经成为各国名门贵女们的专有书院。飞叶津出身的女子,就被人打上了知书达理的标签。
书院中的老师都是很神秘的人。即使是书院的学生也很少有人清楚这些老师们的来历和过往。而书院的掌院,更是一个神秘到很少有人知道其姓名的女子。
在书院中,每年都会招收大量来自各国的名门贵女,但是能否进入各院老师门下,成为入室弟子,就要看个人的资质和造化了。在这里,最没用的就是身份。这里的公主郡主不是按个数,而是按批数。
名门贵女们大多是幼年被送入飞叶津书院,一般学习五年以上可以出师下山。各院入室弟子多半学习十年左右才会下山离开。当然也有受不得苦学了一两年就离开的,这样的并不算出师,将来不得已飞叶津书院学生自居。
顾离已经在飞叶津书院里学习了十四年。她算是飞叶津资历最久的学生,但是年纪却不是最大。即便是已经开始接替掌院管理书院事务的大师姐易迦辰絮,也只是五岁进入书院,在掌院身边学习了十年出师。而她三岁被送入书院,在师父江封悯身边足足学习了十四年。
她的老师江封悯是飞叶津书院里除了掌院武功最高的人。至于师父和掌院到底谁的武功高,这个几乎不可能有答案。因为师父根本不敢和掌院动武。
提起自家师父,顾离总会露出一种古怪的表情。自己那平时很凶,一旦遇到掌院就瞬间变怂的师父,实在是个很不靠谱的人。但是师父有一点是没得说的,就是武功真的很高。高到顾离完全看不出师父的上限在哪。她三岁上山,所有的记忆都是关于书院的。所以对于她来说,什么都不重要,她只想成为像师父那样的绝顶高手。
然而……
“师父,弟子的武功已经很久没有进步了?”顾离烦恼地说。
江封悯笑道:“我还以为你可以撑多久呢?终于肯来问我了。”
“师父!”顾离皱眉。说正事呢,能不能正经一点。
“为师能教的都教给你了。如果你希望武功更上一层楼,就得离开书院,去外面历练一下,这样你才会有进步。”江封悯终于有了一点为人师的样子。
“历练?”顾离轻声重复着这两个字,“可是弟子无处可去。”
“你啊,”江封悯都无奈了。自己这个徒弟小小年纪,怎么比自己的心态还老?“外面花花世界,哪儿都可以去啊。再不行你就去云国看看你师姐,或者……呃……或者……”说到这里连江封悯都无语了。顾离被送进书院的时候只知道父母都不在了,又没有其他亲戚,当真是孑然一身,无牵无挂。“总之呢,你出去多转转,经历一些事,见过一些人,对于武功的理解就会不同。”
师父的话是要听的。顾离很快打点了行装下山游历去了。
飞花小筑。
掌院听说江封悯将顾离打发下山了,忍不住道:“你有没有叮嘱离儿要注意什么?”
“注意什么?”江封悯也在问。
掌院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离儿那张脸,出去不知要惹下多少祸。你这个做师父的就没叮嘱一下?”
江封悯恍然状。“怕什么?离儿又不是没有下过山。再说我的徒弟难道还会让别人占了便宜?笑话!”
顾离之前奉师命下山去历国帮助大师姐易迦辰絮,虽然时日短暂,却也积累了不少生活经验。比如自己这张脸容易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此次下山,她干脆买了个斗笠戴在头上,斗笠下有轻纱遮面。
离开飞叶津,一路前行。顾离已经想好了目的地。她记得当初自己是被母亲的一位好友送进飞叶津书院的。如今她要去看望一下母亲的这位好友,谢谢她当年的相助之恩。
明汐国位于大陆东方。这里疆域辽阔,百姓富足。当今皇帝年号正允。如今正是正允十七年。在京城的一家酒楼门口,停着一辆精致华美的马车。马车的四角坠着一小截精心修饰过的桃木。所有过往的车辆行人见到这马车全都绕路,酒楼门口让开好大一片空地。
这时两个俏丽的丫鬟跟在一个少女身后从酒楼里出来。三人上了马车,车夫驾车离去。
“哎,这是谁啊?这么大排场?”有人好奇问道。
有热心的大叔回答道:“外地人吧?连京城里最有名的奉安郡主都不认得。看见那马车四角的桃木没有?以后看见就回避。万一冲撞了郡主,别说她娘长公主殿下,就是皇上都饶不了你。”
那人嗤之以鼻,“不就是个郡主吗?”
热心大叔没说话,又一个挎着菜篮子的大婶接话道:“她不是一般的郡主,她是奉安郡主。听听这封号,奉安。人家是奉旨安康。谁不让奉安郡主安康,谁就别想安康。”
“可不是吗?我跟你说,上个月玉倩公主……”又有好八卦的人过来科普着奉安郡主的事迹。
这些事京城的老百姓每人肚子里都有几段。实在是这位奉安郡主太过有名,简而言之,就是全明汐国最受宠的女子。就连公主也得让她三分。至于原因,民间有十六七种传说,也不知道那个是真的。
议论纷纷的人群中,一个头戴斗笠的女子终于通过了这一段路,却也将奉安郡主的事迹听了个七七八八。她走到酒楼旁边的一家乐音坊,抬头看了看匾额——心月坊。
她伸手敲门,朱漆大门旁边开了一个小角门,一位个头不高的老者探出头来,上下打量了几眼,问道:“姑娘有何贵干?”
“我找岳如心。”
心月坊是乐音坊,只有晚上才会开门迎客。此时天过晌午,坊内一片安静。老者引着女子走到后院,上了三楼,来到一间房间外,“姑娘稍等,我去通传一声。”
女子点头。老者进门,很快出来道:“姑娘,里面请。”
女子进了房间,发现里面满是红纱,轻软旖旎,难免让人想到一些风月之事。
“姑娘是找我?”一个婉转妩媚的声音传来。层层红纱之下,一袭白衣的妩媚女子正斜靠在软榻上。她的年纪应该不小了,褪去了少女的青涩,满身都散发出成熟女子的风韵来。此刻,她正转头看着走进来的女子。
女子仔细看着,和自己记忆中的人比照着。是她!自己记得她的妩媚和风情。女子伸手摘下自己头上的斗笠,露出姿容绝世,倾国倾城的一张脸。“心姨,我是顾离。”
白衣女子闻言,脸上的风情被震惊取代。她下了软榻,走到顾离面前,上下打量着,好久才道:“你……你真的是顾离?是初雪的女儿?”
顾离点头。“是我,我来看您了。”
岳如心一把抱住顾离,全身激动得颤抖。她哽咽的声音从顾离的背后传来。“好孩子!没想到你长这么大了,初雪要是还活着,得多开心啊!”
“心姨……”顾离对于岳如心仅有一点点模糊的印象。此刻看到她如此激动,心中感激不已。
激动过后,岳如心叫人送来热茶和点心。两人边喝茶边聊起这些年的经历。
“好孩子,看来当初我将你送去飞叶津还是没错的。看她们将你养得这样好。”望着顾离那张毫无瑕疵的脸,岳如心总算是欣慰了。
“心姨,书院的人都对我很好。这些年,您过得好吗?”
岳如心挥了挥手里的帕子,“哪有什么好不好的。我这种人啊,最受不得寂寞,只要有人陪着就是好的。你也看到了,我这些年也就攒下了这么一座乐音坊。虽然不再为银钱操心,但是日日看着流水般来往的人,心里却越来越寂寞。”岳如心说到这里停了一下,“你看看我,和你这个小姑娘说这些干什么。你老远赶来,乏了吧,我这里有上好的房间。不过,你介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