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喵日常[洪荒](重生)——岐山娘

作者:甜梦文库 发布时间: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书名:《养喵日常[洪荒]》
作者:岐山娘

【文案】
#爹总是用我撩父亲肿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妈妈再爱我一次#
重生为一只猫,司启可以说活在喵生巅峰。
上到道祖头顶撒尿,下到三教弟子当球拍,有事没事三清磨爪子,整个不周山是闻喵色变!

下面让我们采访一下受害人鸿钧大大——
山娘(不怀好意):鸿钧大大,看过以上问题,请问您有何感想?
鸿钧(沉默):自己的儿砸,作死也要养下去!
扫雷
√此文讲的是,如何将三界都变成铲屎官的奋斗过程【大误
√道祖爹,魔祖娘,伏羲是玩具
√爆笑文,非正剧,如果写的像正剧,那一定是你的错觉!(严肃脸)

内容标签:强强 灵异神怪 洪荒 传奇
搜索关键字:主角:司启,鸿钧 ┃ 配角:三清, ┃ 其它:

银牌编辑推荐:重生为一只猫,司启可以说是活在喵生巅峰。上到道祖头顶撒尿,下到三教弟子当球拍,有事没事三清磨爪子,整个不周山是闻喵色变!全文基调诙谐幽默,以“萌死人不偿命”为宗旨,小小猫崽在鸿钧爹,罗睺娘的撑腰下,闯龙宫,逗三清,揍伏羲……

第1章 家暴的后果

惊雷滚滚,金色闪电如条条游蛇在乌云穿梭,不时落下阵阵雷霆,底下暗红色山峦植被已被毁的差不多,深埋地下的岩石也硬生生翻出,散落四周。最让人惊恐的莫过于那条深不见底的山涧,几乎横跨整个山系。
“鸿钧,你我相斗亿万载,本座岂会怕这区区雷劫?”黑发男子面容俊美妖异,笑的张扬肆意,一袭紫袍蜿蜒出抹绮丽弧度,手中魔枪所指之处尽归虚无。
真是不知所谓!
天空中的天劫像是被挑衅一般,轰隆的雷声越发强烈,原本蛇形大小的金色闪电变成水桶粗,漆黑乌云又蔓延出几万里。
轰!
金色闪电终于落下,水桶粗的电流倾斜而下,乌云翻滚,水汽蒸腾,黑压压的一大片!
“这点手段也想对付本座,简直痴心妄想!”罗喉冷笑道,他的气势暴涨,及腰黑发无风自动,眼中精光四射,比刚刚强了不止一截。
枪尖雷电相交接,彼此间,炽光刺目,含有杀气的枪痕明显更胜一筹,直接对轰,而后又泯灭。
与他虚空对持的则是位白发道人,双眼似阖非阖,容颜俊美清隽,脸上表情淡淡,整个人清冷出尘,面前浮现一枚玉碟,一寸之长,各种玄奥的纹理遍布玉碟,几乎深陷其中,无尽的灵气喷涌而出。
鸿钧不理挑衅,双手捏法印,顶上乌云不断壮大,聚纳亿万雷电,在天空中形成一片风暴。金色的雷电随着手印颜色不断加深,金色,深金,墨金,直至浓墨一般的漆黑,体型不大却满是让人胆寒的威压。
玉碟还是那样横陈半空,晶莹剔透的碟体泛出点点光晕,丝丝光线连接劫云,不时有淡色的光芒传递上去。
“……”鸿钧沉默,轻轻叹了口气,语气是不易察觉的温柔缱绻,用几乎淹没在雷声中的声音低声说道:“跟我回紫霄宫!”
回你麻痹!!
“废话少说,打一架!”罗喉冷哼一声。
鸿钧闻言,嘴唇微勾,“输的人随赢的人回去?”
“不可能!”罗喉毫不犹豫的拒绝,“我离开魔宫时间太久了,必须回去。”
他要是再不回去,整个魔宫都得被那群魔崽子给掀了。
“……”鸿钧沉默无言,手一招,收回头顶乌压压的一片。
“隆!”
下一刻,漫天闪电消失,最后一声巨震,晴空万里,只余淹满了整个山系的碎石和荒无人烟的植被证明刚刚一切发生过。
老婆既然不吃这套,那就不必花功夫折腾了!
“既然都放出来了,还收回去做甚!”罗喉眼神灼热地盯住那抹白色身影,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干涩的唇角,俊美到妖邪的面孔一片扭曲,无视头顶乌云已被对方收回,祭起魔枪,对着鸿钧用力一划——
紫黑色枪痕气势汹汹向鸿钧划来,不断沉浮,所到之处全是虚空划痕,一缕又一缕的混沌气息从划痕中透出。
面对如此恐怖的招式,鸿钧面容依旧淡淡,不急不缓摊开手掌,浮在半空的玉碟通人性的回到其上方。雾蒙蒙的气息透出碟体,点点雷光从气息中淌出,如同幕布般将枪痕包裹其中,不时分出一丝淡光将被撕裂的空间一一修复。
“我从不做无谓的事情,”对于罗喉的质问鸿钧十分平静,“做个赌注吧,你可以回魔宫,但我赢的话,三千年后你自己来紫宵宫。”
“凭什么?”罗喉面色阴沉。
任谁历尽千幸万苦逃脱管制,正准备出去好好浪一发,就被打断心思,心情都不会好到哪里去!
没错,罗喉这次逃脱从来都不是为了谁,对于魔宫是否会被掀了,那些魔崽子是否会自相残杀从来都不在他的考虑之中,反正魔宫倒了还可以再建,魔崽子没了还可以再接引几个,哪有自己开心重要?
“凭我可以将你捉回去!”鸿钧神情淡淡,眼神深浅莫测,话语不容质疑的残酷,“罗喉,你从来都不是自由的,即使现在你出了紫霄宫,也不过是我让你出来而已。”
你从不是自由的,因为你自始自终都只专属于我!
鸿钧能从远古神魔大战到盘古开天辟地两次大劫逃脱,甚至一举成为天道代言人,凭得可不只是武力,能够将天地纳入棋盘的谋算能力才是重中之重。
“锵!”枪尖撞击在硬物的清脆响声,依旧是看不清的气息隐隐从玉碟中透出,如丝如絮缠绕魔枪,犹如金玉敲击的声音显示它不是易相与的。
一时间,进退不得。
罗喉眼眉倒竖,手中魔枪轮动起来,宝物有灵,感受主人心情的阴晴不定,滚滚煞气从枪身散发,将整个虚空淹没。
“放屁!”罗喉顿时气笑了,拿住魔枪的手越发用力,散发庚金之气的魔枪毫不客气地指向鸿钧,“鸿钧,我看你是悟道悟傻了,本座何时成为你的所有物了?今日就算出去,你看这洪荒大地谁敢拦本座。”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谁能想到情人遍布整个洪荒的魔祖罗喉被自己的死对头吃的死死的呢?
至于当初自己作下的苦果,罗喉也只能装作不在意的吞下。
却说罗喉手中魔枪被混沌气息缠绕,一时间进退不得,恼羞成怒之下,竟将其收回。
转化成原体杵立在虚空,周身气势极为恐怖,狰狞而吓人,散发强大的气机,一双眸子冰冷森寒。百丈身躯如同一堵山系,漆黑如玉,似狮的身体已被看似柔软的毛发布满,头颅硕大,眼若血月,行动间爪锐撕裂位面,罡风呼啸,发出惨烈的爆炸声。
“吼!”
来战!
巨大无比的狮爪落下,十分的可怖,长而蓬松的黑色毛发随风而动,三角形的耳朵倒在头上,细缝间可见微微粉色,身后差不多有他身体三分之二长的大尾巴很是醒目。
一身白衣的鸿钧现在原型罗喉面前显得十分渺小,就如同一粒豆子一般,但气势却不相上下,造化玉碟浮在掌心,玄奥的气息变成丝丝光线,编织,缠绕,很快本来空无一物的虚空,多出一柄长剑,玉碟向前者逐渐靠近,慢慢融合,最后竟成为一体。
“乐意奉陪!”鸿钧伸手拿起面前长剑挽了个剑花,语气看似平淡,实则战意勃发。
对于崇拜武力的上古神魔,拳头大的就是爹!
就算再怎么不想承认,埋在心底的想法依旧无时无刻在提醒,战意地不断攀升也证明了这个事实,他想与罗喉实实在在打一架!
这一刻,狮爪与剑尖相触,发出金属撞击发出的声响,兽型罗喉举手投足间,都与这片天地相合,虚空中则是一脸平静的鸿钧,神情冰冷,一柄长剑浮现,白雾涌动,并闪现蒙蒙光辉,威势赫人。
妈的,要动真格了!
看准时机的罗喉果断用爪尖对着自己前爪一划,暗金色血液喷涌而出,伴随一个浅灰色的半透明物体被扔到由造化玉碟化成的长剑剑身,也不知那物体究竟是什么,竟可以让由三千法则所化的造化玉碟崩落一角。
虽说那一角与整个造化玉碟相比,十分渺小,甚至连百分之一都没有,但玄奥的气息如出一撤,断口出不断涌现无尽的洪荒灵气。
“好,很好!”鸿钧目光扫向被神魔血污染导致掉落一角的造化玉碟,压抑不住怒火,“这就是你谋划许久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