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榜同人]梅林藏殊——秦挽歌

作者:甜梦文库 发布时间: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梅林藏殊》秦挽歌

遥映人间冰雪样,暗香幽浮曲临江。
辨识英雄天下路,俯首江左有梅郎。

梅岭惨案,林殊断魂。
一代贤王萧景禹得知林殊死讯后,心如死灰饮下毒酒。
辗转十二年风云变幻,自地狱中爬出来的林殊化身麒麟才子梅长苏重归金陵王城,以孱弱身躯并无双智计,步步为营搅弄风云,最终为景禹、为林府、为赤焰军洗清冤屈。

【友情提示】:

邪教!邪教!!邪教!!!
拆官配、拆靖苏的邪教!!!


主CP:金陵城中最明亮少年林殊X风采绝艳的皇长子萧景禹
副CP:痴心忠犬默默守护列侍卫X我爱你但你爱他的萧景琰


======================================================================
文章类型:同人-纯爱-古色古香-影视
作品风格:正剧
所属系列:青梅煮酒之;计谋
文章进度:完结
文章字数:自己数ㄟ(⊙ω⊙ㄟ)


第1章 重归旧地


梅长苏拉开马车帷帐,静静凝望金陵王城。
一别十二载,重归旧地,昔人已没。
这座王城仿佛一只盘踞原地的巨大凶兽,冷冷盯着从地狱里爬出来的自己,进入城门的一瞬间,梅长苏忽然有种被凶兽张开獠牙巨嘴吞食入腹的错觉。只是很快,他便噙着一抹淡笑定了心神。
十二年算计筹谋,即便前途艰险难测,但只要能为景禹翻案、为赤焰军洗清冤屈,这途中的艰苦又算得了什么?便是当年拔除火寒毒时半身冰冷蚀骨、半身炽热滚烫的酷刑,不也依旧熬过来了。
他暗暗做了个呼吸,然而下一刻梅长苏透过帷帐缝隙却望见了风尘仆仆的霓凰。
彼时青梅竹马的她眉眼褪去青涩,一身巾帼不让须眉的英气可谓令人瞩目,只是梅长苏耳边似乎仍能听见旧时霓凰的声声呼唤,她在笑着向自己喊“林殊哥哥”。
而在她的身后,戎装劲甲的景禹也在静静望着自己,嘴边似乎还带着往日的微笑。
梅长苏忽然捂住心口,拔除火寒毒的后遗之症忽然涌上全身,仿佛一时间血肉骨骼系数被冰封冻结。
景禹……

马车外的霓凰郡主同景睿豫津寒暄过后,眼梢带了一下帷帐紧遮的马车,“景睿,这是……”
萧景睿解释道:“霓凰姐姐,这是我的一位江湖朋友,此次是我邀他前来金陵小住养病。”
霓凰点了点头,几句言语后她便领着云南王府的将士们率先离开。
梅长苏听那马蹄声渐渐远去,这才觉得浑身寒意散了一些。
此番前来京城,他名义上是随友入京的江湖散士苏哲,但只要有心人查证一番便能猜出他江左梅郎的身份。
十余年前,江湖上最为神秘莫测的琅琊阁评论南北奇人异士,并按不同榜单依次进行排名,而江湖第一大帮江左盟宗主梅长苏初次登上公子榜便将榜首之位夺入囊中,自此之后的十二年其他名榜来去变动,只有他仍高居榜首。
巨鲸帮帮主好奇之下,将拜帖送入江左盟,初初相见便惊为天人,而后更是吟出“辨识英雄天下路”四句诗来称赞霁月清风的江左梅郎。江湖上素来不缺成名之辈,但如此声名远播却依旧风雅不受尘染之人可谓寥寥无几,有心无意地催动之下,江左盟被各路江湖高手明里暗里试探,但江左梅郎却拂袖轻挥妙计横出,以无双智计与江湖势力彰显江左盟实力。自此,江湖第一大帮之位,便由江左盟牢牢占据。
宁国侯府大公子萧景睿每每思及友人身份,都不禁庆幸自己彼时竟机缘巧合之下与其结识,若非如此,又怎能有今日的金陵小住之邀。到达宁国侯府之后,豫津向几位告辞随即骑马离去,梅长苏则细细打量由当今陛下亲自题写的“护国柱石”。萧景睿笑着走上前,道:“父亲戎马半生,军功累累,故而才得了陛下这般恩赐。”
梅长苏心中闪过十二年前梅岭恶战时谢玉向自己斩来的那一剑,心中冷笑连连,可他面上却依旧云淡风轻地开口道:“是啊,谢侯爷的军功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梅岭之战屠杀赤焰军,回京之后反诬景禹谋逆,如此累累军功桩桩件件沾着血迹,又怎是一般人所能比拟的?

宁国侯谢玉刚刚听完爱婿卓青遥的汇报,目送他离开心中开始思及庆国公事件的前因后果。
庆国公本为誉王手下重臣,掌理滨州,然而近日却有滨州一对老夫妇状告其私吞家产为害平民。谢玉速命有姻亲之故的天泉山庄一脉人士赶去保护人证,途中卓青遥历经艰险,最终逃进江左地界才算将此事敲定。江左盟拦了庆国公一脉的追兵,卓青遥断去后顾之忧这才能一路高枕无忧地护送老夫妇进金陵王城状告庆国公。
他记起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江左梅郎麒麟之才,得之可得天下”之事,心中忍不住暗暗道了一声“江左盟”。萧景睿向梅长苏引见过二弟谢弼之后,又带着他前来拜见父亲谢玉,谢玉训他“流连在外”之语说到一半,忽然目光落在了场中那位俊雅的陌生人身上,“有客人?”
梅长苏缓缓上前,行礼道:“在下苏哲,见过侯爷。”
飞雪残卷赤焰,梅岭火光冲天,自己坠崖染毒,景禹毒酒自尽……一切的一切,都与眼前这位宁国侯脱不了干系。
谢玉微不可查地紧了紧眼瞳,眼前的年轻人面上温文从容,可却让他忽然有一种被毒针刺中指尖的感受。然而很快,这种无形却诡异的气机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就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他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这位名叫苏哲的年轻人,心中缓缓生出阴霾。
抵达金陵之前,萧景睿便提前吩咐侯府中的下人将雪庐整顿起来,梅长苏见过谢侯爷之后便被他一路送进雪庐之中。一路上无影无踪的护卫飞流猛地现了身,倒是将萧景睿吓了一跳,他忍不住笑着说道:“苏兄,飞流的武功当真极高,单单这份轻功的造诣便不低于我青遥兄长。”
梅长苏抬手除下飞流鬓角发梢的碎花瓣,笑意温和道:“飞流心智不全,除了吃玩便是习武,自然要比旁人强得多。”
萧景睿记起豫津总是自己欺负的身手功夫,忍不住笑了一笑。
梅长苏又道:“来时途中,我见迎凤楼处人来人往,那是何故?”
萧景睿便耐心地向他解释那是当今陛下亲自为霓凰郡主选夫,特意在迎凤楼前搭了一处比武高台,各路英杰竞相出手来一争郡主夫婿之位。梅长苏记起城门前帷帐半遮的那惊鸿一瞥,心中百味杂陈,他定了定神,亲自为景睿与飞流泡了茶,然后道:“郡主择婿倒也不是小事,景睿,你自幼由天泉山庄的卓青遥教学武艺,想必拼一拼也能闯进郡主择婿排名的前十吧……”
萧景睿哭笑不得:“苏兄这是哪里话,霓凰姐姐择婿,我们这些弟弟妹妹们怎能上台搅局?”
梅长苏笑了笑,目光不知怎么就落在了雪庐院内的那株梅树上。秋风萧瑟之际依旧枝叶苍劲,也不知寒冬雪日会开出怎样傲然凌寒的梅花……他眼光悄然闪烁,似是想起了那个最喜欢身着黑狐裘赏白雪红梅的人……
飞流忽然道:“满了!”
梅长苏匆匆回神,却见面前的白瓷茶杯已经被自己倒满了茶水,还有一些溢了出来。他连忙道了一声失礼,景睿替他收拾妥当之后,忍不住问道:“我看苏兄今日神态有些不佳,可是舟车劳顿之故?若是如此,苏兄还是早些休息为好。”
梅长苏也觉得有些乏累,萧景睿便识趣地告辞离去,他离开之后,飞流才看了一眼梅长苏,说:“想人。”
梅长苏望着他。
飞流怕他不懂自己的意思,又补充道:“苏哥哥。”
梅长苏淡淡笑着点了头,“是啊,苏哥哥在想人,而且……很想他。”

翌日风清云朗,梅长苏坐在石桌前静观书卷,飞流上上下下飞腾了一会儿便落在他的身边,说:“出去玩。”
梅长苏头也不抬道:“去吧。”
飞流没动,还是看着他。
梅长苏这才意识到飞流的意思,他笑着揉了揉飞流的头发,说:“苏哥哥就不去了,你去玩吧,记得小心一些。”飞流刚答应梅长苏要小心,结果言豫津与萧景睿前来讨一杯清茶的功夫,他便与前来侯府的禁军统领蒙挚交了手。
谢侯爷越看越觉得景睿的这位苏兄身份非同一般,蒙挚身为禁军统领武艺堪称顶尖,放眼天下也只有琅琊高手榜排名第一的大渝玄布才能胜他一筹。没想到这位年轻苏兄身边的小护卫竟能与他交手多时而未露败迹,这如何不让他暗自心惊。敲打一番后,梅长苏表示自此定当约束护卫出行,谢侯爷深深看了他一眼,这才引着蒙大统领前去商议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