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家族企业[综英美](重生)——青蛙头弗兰

作者:甜梦文库 发布时间:

=================
书名:反派家族企业[综英美]
作者:青蛙头弗兰
文案
当威尔逊再次睁开眼睛时,整个世界都变了:
他的父亲是将要被骑士刷的大boss
他的胞姐是将要被骑士刷的大boss
他的姐夫是将要被骑士刷的大boss
他自己……也只好从善如流的做被骑士“刷”的大boss了……

注意事项:
1.伪花花公子哥谭骑士攻 X 真基友遍天下机械小能手受
2.非全民耽美,大多只是搭档
3.综很多,不走剧情

本文又名:
#我的情敌是哥谭!#
#亲密撸友和他的基友太默契肿么破!#
#好累不会爱,毁灭世界吧……#

内容标签:西方罗曼 重生 无限流 英美剧
搜索关键字:主角:威尔逊(科瑞姆)·奥古 ┃ 配角: ┃ 其它:

晋江银牌编辑评价:
当威尔逊再次睁开眼时,整个世界都变了:他的父亲是将要被骑士刷的伪boss!他的胞姐是将要被骑士刷的伪boss!他的姐夫是将要被骑士刷的伪boss!他自己……也只好从善如流的做被骑士“刷”的伪boss了。本文主要讲述了大半生都在单机的游戏默认人物穿入综英美剧的世界后,如何掰正boss预备役亲友团,和黑暗骑士组队维护世界和平的故事。作者文风轻松,剧情紧凑,不时有大牌英雄、经典反派、精英FBI震撼登场。故事情节新颖有趣、高潮迭起,适宜阅读!
==================

第1章 逃离再生池!

半人高的枯黄荒草堆里,虚虚遮掩着一个瘦小的身影,半遮半露出一截儿土灰色的衣角。
一阵裹夹着黄沙的燥风吹过,荒草弯折,忽而露出了其后孩童的全貌。
那是一个极瘦弱的男孩,六七岁大小,穿着过大的灰色衣裤,半仰在地。他伤的很重,后腰紧贴着沙地,浸在几近凝固的暗红血泊中,胸口渐渐停止了起伏……
死亡悄然降临。
呼吸有将近半刻钟的停歇,然后便好似拉风箱一般,艰涩又粗重地,重新出现在了他的身上。
男孩儿压抑的低吟出声,平复半响,才捂着肚子缓慢又笨拙地爬坐起来。狂风掀翻了他的深色的帽兜,继而露出了一张迷惑不解的苍白脸孔。
“我终于……逃离了?”威尔逊看着眼前的一切,怔愣出神。
他曾是世界顶尖的青年科学家、拟人机械的创始人、人工智能的开发者,他拥有超前政府近百年的科研设备、获得了非凡的荣耀与成就,生活的惬意又充实。
然而二十八岁生日时,他失去了一切。
被大恶魔麦克斯韦引诱着制作了异世之门,又被蛊惑着启动了机器,他一瞬间失去了意识。再醒来时,他面对的便是一个缺衣少粮,没有活人的荒岛世界。一个人勤勤恳恳地种地养蜂,与牦牛野猪为伴,躲避猎狗巨兽,艰难地撑过三个年头,他终于找到了森林深处的另一扇机械大门。
他决定孤注一掷,他再次按下了启动键。
然后……
威尔逊皱起了眉。
然后他就到了这个鬼地方!
这里看起来的确不是饥荒怪岛,却也并非他原本的世界。没有僻静的山间木屋、没有设备齐全的地下研究室、没有全能的机器人管家WX-78、也没有那个放置在实验室中心,醒目到令人作呕的机械大门!
空气中弥漫起浓郁的血腥味,威尔逊皱了皱眉,循着气味看向了不远处那片暗红的荒草堆。鲜血染红了沙地,秃鹫盘旋不止,那里赫然堆放着不下二十具残破的尸体!
他瞳孔皱缩,大脑紧接着传来一阵刺骨钝痛,一段陌生的记忆汹涌灌入。他缓缓吸气,小心地按压住伤口,忍着剧痛查阅起来。
记忆很短。先是懵懂不知事的两年,后是地狱中挣扎的五年。
相处的人也不多,有冷漠的看守、敌视的囚犯、漠然的母亲,也有相依为命的胞姐,以及全心全力保护他们姐弟的少年,班恩。
男孩儿的生命在一场暴动中戛然而止。当尖锐的铁片飞来时,他扑向班恩,将那个一直担任保护者的少年死死压在身下,结束了自己短暂的一生。
威尔逊垂下眼睑,捏了捏自己皮包骨头般的手臂,嘴唇抿成一条直线。
现在有个好消息。
他成功逃离了麦克斯韦,而且就在半公里之外,有着上百个他三年没见了的活人!
同样,三个坏消息接踵而至。
第一,那个活人聚居的地方叫做再生池,是一位大军阀的私人监狱,而他的身份,则坑爹的是里面唯一一名女囚索拉的儿子科瑞姆·奥古。
第二,不久前那场动乱里,索拉被奸杀,胞姐塔利亚趁乱出逃,不知所踪。
以及第三,原身被一铁片扎没了半条命,又被当做尸体丢出了再生池,无人救治下已于半刻前彻底死亡。而自己之所以能够复生,只能说明穿越大门时出了意外,他不是死亡之后灵魂离体,就是那扇大门只允许灵魂的穿梭。
想到这里,威尔逊苦恼地叹了口气,抬手遮住愈发刺眼的烈日,终于认命的打量起周遭环境来。
周围……呃,漫漫黄沙没有路。
“好吧,至少得选个不晒脸的方向……”威尔逊叹了口气,转身背对烈日,捂着伤口踉跄而行。
那是个与再生池相反的方向,也许真正的孩童科瑞姆会回去看家人是否安危,但威尔逊知道,暴乱下已成为众矢之的他们根本没有活路。而他自投罗网般的回去,除了再增添一条人命,毫无益处。
瘦小的身影在漫天的砂砾中渐行渐远,须臾间燥风扬起黄沙,孩童终于消失不见。
然而他走得太快,并不知道,就在自己离开的当天晚上,一个面色悲恸的棕发男人,牵着一个同样发色的幼童来到了这里,在翻找了所有或完整或残缺的尸体仍旧一无所获后,那个只有一层棕色发茬的女童终于忍不住红了眼眶。
可是直到最后,她也没有流出哪怕一滴眼泪,没有发出哪怕一声啜泣。因为她早就明白,眼泪,是这个世界上最廉价、最无用的东西。
男人叹了口气,“塔利亚,走吧。”
“科瑞姆不在这里。”小小的手掌紧了紧,女童的音色并不清脆,倒少见的有些低沉,“他肯定没伤到要害,偷偷跑掉了。”
“也许。”男人垂下头,看进了女童暗藏波涛的湛蓝眼眸。
她移开视线,被男人牵着离开,再没有问半句关于科瑞姆的问题。只是他们谁都明白,比起她提出的荒诞期望,她的胞弟被秃鹫叼食的可能性,要大得多。
——这下连唯一的牵绊……也没有了呢。
闭上眼睛,塔利亚眼中的波澜渐渐消退,再睁开时,它们便沉静的仿若一潭幽深的死水。
她出生于地狱,在苦难中成长,在悲痛里茁壮……然而阴暗的地底,终究无法绽放出纯真的花朵。
而现在,她终于失去了‘唯一’的亲人。
塔利亚看了眼身边自称她‘父亲’的男人,垂下了眼眸。
#
十五年后,堪萨斯州
开在公路旁的便利店客源一向不多,再加上天色渐暗,店里只剩一个穿灰色连帽衫的青年还在光顾。
「……截止到目前,曼哈顿已有四名女性失踪,两人宣布死亡……请广大市民注意出行安全……」
悬挂电视正巧播到了最近频发的连环凶杀案,青年一愣,抬头看去,露出了一张过于瘦削的苍白脸孔。
他的皮肤很白,更显得眼底青黑暗沉;他的眼睛很黑,却水汪汪的仿佛含满无辜;他将头发后梳,大多不服帖的四处乱翘,看上去就像个无害的学生。
青年不甚明显的皱了下眉,“四个?”
“是啊,半个小时前才发生一起绑架案,所以失踪名单就又多了一个。”店员停下归整货架的动作,抓了抓头发,颇为忧愁的说:“我已经开始后悔来美国了,至少在英国,我还从没遇到过什么连环杀人案。”
“遇到?”
店员虚弱的呻吟一声,“相信我,那真是个糟糕的体验。”他撩了眼几个货架外的青年,动作隐秘的从口袋抽出一截短棍,划了道古怪的弧线,柜台上的一沓报纸便不着痕迹的贴地飞了过来。他将短棍重新插回口袋,若无其事的走了出来,将报纸递了过去。
那上面的头版赫然就是关于连环杀人案的详细报道,里面不仅有几张采光不佳略有模糊的现场照片,更是多多少少拍到了些受害者死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