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你是替身了——挽初

作者:甜梦文库 发布时间:

书名:谁说你是替身了[娱乐圈]

作者:挽初
文案:
陶然出道即火,两年内凭借人生中第一部电影成为圈内顶流。内娱神颜,冷漠气质,圈内最A男爱豆一向是他的代言词。
直到某次采访,记者:“你在感情中遭受的最大痛苦是什么?”
陶然面对万千观众,语气淡定:“别人把我当替身。”
一时之间,网上掀起惊涛骇浪,众人议论纷纷,对把男神当做替身的渣男发起了声讨。
早上起床时还给陶然做了爱心早餐,此时正在家中给陶然挑资源,刷数据,整理粉丝应援的霍涵:“???”
我不是,我没有。
那是陶然人生中最惨的两年,霍涵将他捡了回来,给他无上宠溺,对他呵护备至。却没想到被人挑拨离间,两人差点一拍两散。
每每想起这个,霍涵都异常揪心。
***
夜晚十一点半,陶然结束了一天的拍摄,刚一回到家中,就被霍涵拽着衣领抵在了墙上。
霍涵:“我从来都没有把你当做过替身。”
陶然:“嗯。”
看他似是不信,霍涵将他拽近,直接就朝着他的嘴角咬了下去,后又开口解释,试图以此消除两人之间的隔阂。
陶然看着霍涵上窜下跳解释了半晌,压下心底的笑意,就着两人所在的姿势,抬手覆在了霍涵腰间。
靠近他耳侧:“知道了,今晚我需要安慰。”
霍涵:“……”
一把年纪了,为什么非要虐待自己的腰。
青松翠柏成长系攻x沙雕腹黑真总裁受
阅读指南:
1.霍涵为爱做受,很强。
2.前期各种火葬场+修罗场。
3.年下主攻文,受比攻大十二岁。
4.非典型替身,受没把攻当成过替身。
5.攻洁,受以前是个top,攻前期有点惨,攻控慎入。
内容标签: 年下 豪门世家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陶然,霍涵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给你脸了?
立意:面对生活中的困难,要永不放弃,积极乐观。


第1章
燕城二中,升旗仪式。
陶然站在主席台旁边的广场上,右手正在试图捋平红旗上的褶皱。他的眼里含着敬畏,嘴角却不由自主噙了抹笑意。
“一想到等会儿要沐浴在众人的目光中,我就激动呢。”
“你说说就靠我这身行头,等会儿会有哪个女生注意到我吗?”
“别想了,有陶然在,还看你个屁啊!”
话落,空气有一瞬间的凝滞,莫名感受到众人幽怨目光的陶然,搭在红旗上的手收回身侧,求生欲瞬间暴涨。
在回以众人一个‘无辜’的眼神后,陶然,“别皮了。”
他这样冷淡的语气,配合着脸上严肃的表情,于众人之间颇有威信。
燕城二中的升旗仪式一周一次,陶然作为队伍里的主旗手,自然占据了最受人瞩目的位置。
他穿着基础款的白衬衫搭配一条黑色长裤,一手搭在五星红旗上,戴着白色手套的修长双手,和鲜艳的旗帜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冷漠又禁欲,他的身上,有种一眼就能让人记住的锋利特质。
立起的领口上别着一枚燕城二中的校徽,剑眉星目,脸上带着些未褪去的少年稚气,像雨后沾染露水的松柏,处处透露着生机。
正对陶然所在方向的槐树下,负责学校宣传工作的老师举起脖子上挂着的相机,拍下了这幅画面。
高中三年,陶然一定是学校最耀眼的存在!
迈着整齐的正步,严肃完成升旗仪式之后,陶然站在树下摘手套,丝质的白手套过于光滑,捏了半晌没捏下来的他,不得不选择用牙齿咬。
旁边看着这一幕的刘宝,眼睛将陶然从头看到脚,“然哥,脸和身材,你能给我一样吗?”
把摘下的白手套收好,陶然抬眼扫了下刘宝,“这两样显然是不行的,姓我倒是可以给你。”
刘宝望着陶然的目光晶亮。
陶然身为燕城二中校草,不仅长得帅,性格好,主要是人家成绩还特好。
一学期给陶然表白的人能绕学校操场两圈,刘宝觉得他然哥就属于那种招桃花体质,缺个女朋友的刘宝当场就向陶然表示了自己的诚意,“粑粑。”
陶然:“……”
Duck不必。
不过刘宝思女朋友心切,没等陶然拒绝,当场就出了声,“从今天起我就叫陶……宝了。”
众人:“活像个app。”
这对话,陶然没忍住给笑了,看向旁边因为自己是个app而郁闷的刘宝,“手套帮我拿回去,我去领作业。”
刘宝点点头,“哦。”
上午第一节 课是英语课,陶然身为科代表,去老师办公室领完作业后,又回到了班里按着老师的要求,带领全班同学读课文。
他就站在窗前,捧着英语课本,嗓音低沉,充满磁性。
进门看到这一幕的英语老师满意点头,再纯正的美式录音机,都比不过一个让人集中注意力的陶然。
他暗自赞叹,“陶然同学,不愧是成绩优异,能挂在光荣榜上的好同学!”
“然哥,你不上课了?”
看了眼教室后门伸出来的半颗脑袋,陶然站在原地停了会儿,低头将自己包里的卷子抽了出去,扔给刘宝,“最后两道题帮我做了。”
“哦。”
燕城二中的晚自习十点下课,这会儿才八点,刘宝看着消失在教学楼拐角的身影,忍不住叹气。
他然哥什么都好,就是家里状况不太好。
而这边,出了教学楼的陶然,正在往操场走。
此时还没到放学的时间,陶然要出学校,只能选择从操场拐角出去。二中拐角处的围墙外面有块小土坡,陶然就是冲着那儿去的。
一路上避开老师,他很快就站在了拐角,不巧的是,今天的围墙边上聚集了几个人,显然也是他们学校的学生。
陶然礼貌出声询问,“能让一下吗?”
几人蹲着的地方好巧不巧正是陶然要踩的墙角。
原本双方相安无事,结果谁知那几人里突然就有人开了口,“这就是那个陶然,柳悠悠喜欢的那个。”
一句话落,气氛当场就变了。
柳悠悠是他们学校的校花,从高一入学起就向陶然表过白,之后更是为陶然拒绝了一众爱慕者,非他不跟。
可是陶然最开始就已经明确拒绝了,现下的情况就叫‘殃及池鱼’。
这群人显然是不准备让了,商讨未果,迎着数双冒着妒火的眼睛,陶然把书包扔到了肩上,后踩着蹲在墙角那人的肩就翻了出去。
等他都出了学校了,身后众人才反应过来,趴在墙头上看陶然,“窝草,弟弟!”
不理会众人的叫骂,陶然拍拍衣服上的土就走人了,只留下了墙头一排的土拨鼠。
众人看着他消失的身影:
“追啊!”
“干他!”
“跳出去!”
喊得最起劲的,就数被陶然踩着的那个,他跳脚了半晌,转头问他哥,“哥,你怎么不说话?”
校霸头顶的他哥幽幽看了说话的人一眼,“闭麦吧。”
校霸:“?”
窝草,我被踩了,您身为老大不帮我出头的吗?
校霸他哥语气十分平静,半点看不出来生气,“以后见到陶然,帮我要个联系方式。”
校霸,“秋后算账?”
他哥,“追人。”
“?”
迎着小弟和一众小弟的小弟,硬核校霸大哥,“都什么年代了,还不能允许我是个gay?”
众人:“……”
我们脆弱的心灵他不允许!
跑出学校的陶然显然不知道他的背后都发生了什么,在公路上打车花费了十几分钟时间后,陶然站在了一家名为‘烟火’的酒吧。
烟火位于市中心最繁华的酒吧一条街,整条街道都充斥着音乐和酒精的味道,陶然进去的时候,酒吧已经在营业了。
“东哥。”
入耳的音乐和人群的吵闹,在这里工作了两个月的陶然已经习以为常。进员工间换好衣服后,陶然先跟吧台后面调酒的梁东打了声招呼。
“来了?”
“嗯。”
把吧台上调制好的一杯莫吉托端给客人后,陶然回到吧台前清理上面的酒具。
同样的一身白衬衣,现下已经换做了烟火里的侍应生。
梁东调酒的功夫,叫了下陶然,给他递了个眼神,“五号桌看见没?别说哥不照顾你,去问问他们喝什么。”
顺着梁东所说的方向,陶然抬头看了一眼,那是个临近角落的位置,零零散散坐了几个人。其中最引人注意的,就是坐在主位上的男人。
昏暗的灯光下,对方整个人都陷在沙发里,他穿了身质地光滑的黑色衬衣,右边的袖口向上挽了一部分,露出了一截手腕。
眼眸低垂,只能看到锋利的下颌线,落在灯光下的半张侧脸十分俊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