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且听一曲将军令——默默的听

作者:甜梦文库 发布时间:

《[红楼]且听一曲将军令》作者:默默的听


文案:
「荣国公贾源之孙,贾代善之幼子。性谨直,擅骑射,用兵如神,重方略,不拘古法,逢战必胜,勇冠三军,深得周文帝信赖……年十八,得封冠军侯……然,与奸宦冯子芝相交甚密,多次扶持……」《大周史记·冠军侯李敛列传》

朝庭官职参考清朝,设内阁、六部。
内庭官职参考明朝,设十二监及东厂。

PS:默默对天文星象占卜相术一窍不通,文中有关内容是花费大量时间去查阅的,如有不妥或不合理之处,敬请尽量无视!
PPS:本文的陷害、计谋、宅斗属默默自己构思的,可能只是幼稚园程度,请大家小吐嘈!

本文CP:~~~正气阳光天策攻vs阴冷华丽厂公受~~~

内容标签: 红楼梦 强强 系统 古典名著
搜索关键字:主角:贾敛(李敛) ┃ 配角:冯子芝,贾家眾人,林家眾人,红楼眾人 ┃ 其它:红楼,基三,剑三,天策,太监,宦官



第一章 破军星现世
「呜呜呜呜!」夜间灯火通明,一把虚弱无力幼小的婴儿哭声从厢房里传出。
「恭喜国公爷,贺喜国公爷,是位小千金啊!」负责接生的婆子把女婴打理好,抱在襁褓笑呵呵的出去道喜。
「好好好!」国公爷喜得一连说了三个好字。要知道他膝下仅有嫡子二人,尚无嫡女,如今可谓儿女双全了。想起儿女双全这四字时,却全然没有理会自己先头出世的那好几个庶女。
「赏!重重有赏!」
「快!快去给老夫人报喜!」惊喜之余,都不忘那带着自己长子还在房里静待消息的老母亲。
「糟糕了!肚子里面还有一个!」这时,厢房里传来一把不可置信的大喊声。
原本得了赏赐,笑得像一朵花儿的接生婆听得里面大喊,脸色一变,把手上的襁褓交给一旁的小丫头,自己则匆匆地小跑回厢房内帮忙。
这一忙,就是一夜。
「哇哇哇哇!」一把中气十足的娃娃叫声不住的哭嚷起来。
「老夫人,太太生了,是位小少爷,重七斤四両。」国公爷上朝了,国公府里最尊贵、最有话语权的人就是国公爷的母亲,初代荣国公之妻,一品鲁国夫人──张氏。
「哦!?总算是生了。」张氏揉揉双眼,疲惫的感叹了一声,毕竟是年纪大了,「太太身子可好?」虽然她不喜欢这个儿媳,但终究是她儿子的妻子,孙儿的母亲,国公府里的当家太太。
「回老夫人的话,太太虽然身体有点虚弱,但…精神…精神还好 」婆子想了想,还是瞒下太太有气无力地不住骂骂咧咧着小哥儿的不是。
「……」张氏可是个精明的人,上任荣国公在生时,也不时拿点朝廷上的大事向她问计,对于婆子这点隐瞒,她自是一清二楚。但总归不是什么大事,要不然婆子就是吃了豹子胆熊心也不敢瞒她。
是日,皇宫里。
「王先生,究竟发生何事?」一名身穿五爪金龙袍服,顾盼之际极有威势,眉目间不怒自威的男人负手而立问道。
他一听宫人禀报说王先生于昨晚三更起,独自一人儜立在观星台,久久望天不语,连忙推辞早朝,赶到观星台。他记得上一次王先生有此举动的时候,还是因为二十年前西北有妖星出世,将祸乱他大周朝。而最近朝庭上有关西北的战报一如王先生当年所言。
王先生并没有理会他,只是一味紧紧的眺望着远方一颗或明或暗、闪烁不定的星星。
皇帝也不气恼,只是闭上嘴巴,顺着他的目光,陪他一起盯着那颗星。事实上,他自昨晚三更起也有些心烦意乱之感,时喜时忧,一直不得安睡。
要说平常人敢在他面前作如此姿态,他早就叫人把他拖出去乱棍三十了,但这王先生不同常人。当年,在先帝诸子之中,他既非嫡子,亦非长子,也不是最出色、最有能力的一个,可以说,能登上这帝位全靠当时的侍讲学士、他的先生──王翊。两人一直至今,君臣相得二十载,他仍一直非常尊敬这位授业恩师。
突然间,那颗一直明灭不定的星星灿放出巨大的光芒,而它身旁不远处的一颗星星同一时间亮起璀璨光芒,彷佛在高兴、在互相照亮似的。
皇帝脸上也不自觉随它们的闪耀而勾起嘴角,一直不得安隐的心也平静起来。
「呼。」王先生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不待皇帝问询,他就转过身向皇帝行了一个大礼,「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先生请起。」皇帝虽不明所以,但仍先让王先生起身,才惑道:「先生,喜从何来?」
「喜从京中来。」王先生嘴角含笑,见爱徒一脸疑惑,也不卖关子了,直接道:「陛下,破军星现世,西北难题可解。」
皇帝心中一动,西北之患是他一直的心头大石,每每接到西北情报那妖人呼韩邪如何笼络、收编其他部落、勤加训练草原上的军队,他就是一阵心烦。不是不想出兵直接把他们打残,甚至灭族,奈何国库没有银子,而且能征战的将军和军团都各有重任,镇守一方,不可轻离。只得派暗子不断扰乱、阻碍腾格尔整合统一西北的步伐。
「破军星乃北斗第七星,五行属癸水,主祸福,化气为耗,乃为多损之星。」
皇帝虽拜王先生为师,但一直只跟随他学习四书五经、帝王之术,却对他的看家本领十窍只通了九窍。眼下只觉得这破军星既是多损、祸福之星,何以能助他解西北之患。
王先生有耐心的解说道:「这破军之星有两个代表人物,其一乃三国之张飞张翼德,其二为明末之袁崇焕。」二人皆为勇猛过人的绝代战将、帅材。
皇帝一听这比喻就明了了,但这两人猛张飞和智崇焕,相差也太大了。
「今这破军出世与紫微同宫,双星闪烁,定为恩威并济、敢于承担之人。」意思是陛下你不用担心。
皇帝眼中有欣喜之色,但王先生再给他来了一个缓冲,「书上所云:破军性恶,惟紫微可以制之。是故,破军如非动之以情,晓之以义,则不管是以权治之,以法治之,以理治之,亦是难、难、难。」三个难,代表人物请参照张飞。
三国的张飞,就是一位勇猛善战的前锋大将。虽则市面上的演义小说都把他给简单化了,描述成有勇无谋,直率而近于鲁莽的粗人。但是他忠于兄弟之情,对紫微坐命的刘备言听计从,愿意克制自己的脾气却是人人皆知的。
以情、义驭下,这对一位帝王来说,又有何难题。
皇帝嘴角泛起一抹自信的微笑,侧面向自己的大太监王岳吩咐下去:「派人彻查京城内今天出生的所有婴儿。」
王先生转身不理会他们的对话,继续背手观星。
破军落陷,六亲缘份较淡。命主与双亲无缘,父母不和,家中常冷战;命主夫妻、子女缘份虚而不实,六亲缘薄,一生孤独。
作者有话要说:偶发文就爱选日子来发~~
今天是农历七月七日七夕,特意选了七点来发布新文~~集齐七七七七~~
不过,话说七夕放六亲缘薄,天杀孤星感觉的新章真的好吗?不会被打吗?♀( ̄▽ ̄)/BY蠢萌的作者大人。
希望各位亲亲继续支持默默啊~~打赏留言好评什么的尽管向默默抛来吧!


第二章 洗三礼
「老夫人…太太…太太说……」奶娘面有难色地抱着一个襁褓,站在老夫人前支支吾吾的。
「这么冷的天气抱着小少爷过来干嘛?要是冷了三哥儿怎么办?有话就说,吞吞吐吐干嘛?太太说什么?」老夫人不悦的道。
「太太说四姐儿身子虚弱,她得全心照顾四姐儿,无暇看料三哥儿,所以…所以请老夫人代为照料三哥儿,待四姐儿身体转好,她便接回三哥儿。」奶娘心想早说迟说都要死,闭目一下子就把史氏吩咐她的话通通说出来了。
「什么?」老夫人极为愕然。她不是没有听到府里的流言,说史氏因为生小儿子时难产痛了一整晚情况凶险,而多次向下人说这小儿子是专克她的,不孝得很。想不到她居然还把儿子抱到她这里,连装样子也不肯了,显然是厌恶极了。这足够让世代书香、满门清贵出身,极重儿孙的老夫人震惊了。
想不到她连一天都等不及了,一醒过来就要把小儿子送走。
她当下唯一的想法就是往还在坐月子不见人的史氏房里,痛骂她一顿,但这个时候……
「大少爷来了。」门口负责打帘的婢子亲热的道。
「祖母,赦儿来跟你请安。」来人的衣服是蓝色的上好丝绸,绣着雅致的竹叶花纹与他头上的羊脂玉发簪交相辉映。眉清目秀,唇红齿白,颇有风流少年的佻达。